【鐵蕾】千面相06

裡標題:惡食
-

明明不是那麼炎熱的日子,不知怎麼的,朵萊爾和傑德覺得全身都是汗。伽吉魯狐疑的看著兩人,再看看自己手上的遙控器,冷氣是設定26度C沒錯啊?

兩人面面相覷,探手摸了摸口袋,沒想到平時吵個不停的他們也會有「同為天涯淪落人」的一天。伽吉魯撇撇嘴,乾脆不理二人,逕自啜飲黑咖啡,把玩著從蕾比那裡沒收過來的人間失格,事不關己。

「傑德、朵萊爾……有湯嗎?我現在有些口渴。」

蕾比用手帕輕輕擦嘴,看向被點名的二人。後者們拉開自己的錢包,要是出現在漫畫裡,肯定能看見他們的汗顏:「那個、蕾比……會不會吃太多了?」

「是、是啊,妳已經吃掉五個三明治、一袋牛角麵包、一杯紅茶、一杯橙汁、一盒壽司、兩盒沙拉……」
「還有那些慰問品。」
「對、還有那些。蕾比這樣……不會吃太多嗎?」
「我知道啊……可是很餓嘛……」
「這……」

從他們二度提問的樣子看來,又出大問題了。正當兩人在為自己的荷包著想時,艾爾莎的出現如救星:「早安,我來看蕾比了。」
「艾爾莎!」
傑德和朵萊爾的雙眼發亮,這大概是他們此生第一次想逃離蕾比身邊:「拜託妳快過來cover一下,再這樣下去蕾比就會變得和利達斯一樣啦。」

「怎麼了嗎?」
「艾爾莎……我肚子餓了……」
「原來是這樣,我剛好帶草莓蛋糕過來呢。」

蕾比像個孩子一樣,接過艾爾莎手上的慰問品,臉上笑顏閃閃發光。趁蕾比在享用蛋糕時,兩人把艾爾莎拉到一邊,和她說明事情的原委。

聽完他們的話,伽吉魯立刻被抓過去問更詳細的情況。想當然爾,他什麼也沒透漏。艾爾莎白了他一眼,只好拿起魔法手機撥給波柳絲卡。

而蕾比恰好吃完草莓蛋糕,臉上卻一點也見不到滿足的模樣。傑德和朵萊爾則不曉得什麼時候溜出房間,或許是去找救星了吧?

原本的藥水味已經被食物的味道覆蓋過去,殘留著淡淡的奶油香。蕾比只好喝水解渴,情況不太好。她現在的飢餓感是連讀書都無法填飽的。

說誇張一點,說不定把整個公會吞下去都不能遏止她的飢餓。

伽吉魯打著哈欠,打從心裡厭倦保父的工作。他不懂為什麼大家堅持自己一定要擔任這項工作。他是蕾比的誰?要說夥伴(自己最討厭的詞)公會裡就一大堆了,再怎麼找也不會輪到他。

況且他沒有任何義務要照顧這傢伙。
他是誰?他是蕾比的誰?他一直這樣問著自己。
他什麼也不是。

「……是的、好……我知道了。」

似乎已經結束通話,艾爾莎闔上手機,向蕾比說了幾句話,轉過身準備離開,伽吉魯連忙叫住她:「喂!去哪裡啊?」

「波柳絲卡女士請我去拿藥,你在這裡看好蕾比。」
「為什麼我要照妳說的做?本大爺根本沒有必要在這裡浪費一整天的時間。」

伽吉魯冷冷的看著艾爾莎,眼裡充滿不悅。艾爾莎頓了頓,望向蕾比,然後把視線移向伽吉魯,把艷麗的紅髮塞在耳後,無奈地搖搖頭。

真是太遲鈍了。

於是艾爾莎嘆了口氣:「好啊,既然你這麼不願意,你可以馬上走人。就算蕾比出了什麼意外你也沒關係的話,就走吧。」

重重關上門,急促的腳步聲漸行漸遠。伽吉魯盯著門好一會兒,上前握了門把、後退、然後又握著門把、後退,最後回到椅子上。

蕾比歪著頭,不解地看著男人。伽吉魯看上去有些困窘,別開她的視線,轉過身從袋子裡拿出鐵塊:「別誤會,本大爺只是想多吹冷氣,外面太熱了。」

「鐵,好吃嗎?」

並沒有懷疑伽吉魯的回答(甚至該說是忽略),蕾比的視線集中在男人手上的銀色物體。他瞧瞧自己手中的鐵塊,打趣的問道:「想試試?」

「可以嗎?」

伽吉魯剝了一部分的鐵遞給她,回憶梅達利卡納第一次給自己鐵屑吃的時候,也是充滿好奇、雀躍和期待。第一次吃的時候他似乎是將其一口吐出來,做老爸的則是呢喃浪費。不過多試幾次後他慢慢能適應鐵的味道,甚至成為他每日的補給品……

「喀……」
喀?

從回憶裡抽離,伽吉魯不可置信的看著蕾比:「……什、妳咬下去了!」
他原本以為會聽到「這種東西能吃嗎」之類的話,結果……噢不、他忘了,這不是「正常的」蕾比。

拿開蕾比嘴邊的鐵,伽吉魯蹲下身來,發現蕾比嘴裡滲出血液:「喂、妳還好吧……本大爺耍妳玩的,妳還真的咬……」

「因為很餓啊……」

蕾比像是做錯事的孩子,默默低下頭,不敢看伽吉魯的眼睛。男人咋舌,順手拿走檯子上的手帕,輕輕抬起蕾比的下顎:「再餓也要搞懂什麼是遊戲……過來,我看。」

順著伽吉魯的手,蕾比正面看著他。後者用手帕輕輕擦拭她的嘴角。而他到現在才發現其實蕾比生得一面好臉蛋,不胖不瘦,五官都勻稱的貼在適當的地方,剛剛好。

而那粉嫩的雙頰像是漆上淡雅的櫻花色,隨著兩片唇瓣的靠近,他都快懷疑蕾比是不是櫻花或蘋果之類做成的?

咦?

他的唇上感到一股溫熱,錯愕之下連手帕都不曉得掉到哪兒去。蕾比閉上眼睛,只是輕輕碰上伽吉魯的唇。而鐵鏽的味道渲染,無疑是個極大的誘餌。
但伽吉魯欣然上鉤。

伽吉魯熟練的撬開蕾比的貝齒,隨之而來是奶油和草莓的香味。他舔試著蕾比的嘴角,血液混雜著甘甜的味道,足以讓他飽餐一頓。

到底誰才是飢餓的那個人?

「唔……混帳。」

顯而易見,答案揭曉。

伽吉魯吃痛的離開蕾比的唇瓣,是有沒有這麼餓?現在換他嘴角滲血,還真是特別的接吻經驗。綜觀他和其他女人接吻的紀錄,從來沒有一個敢咬他。

「蕾比˙馬庫伽登,妳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

他惡狠狠的看向肇事者,對方早已瞇上眼睛,陷入第二次的睡眠。好好的氣氛就被突如其來的一咬給破壞了,伽吉魯於是自認倒楣,只能幫蕾比蓋好被子,無奈地用手背抹抹嘴。

走向浴室,伽吉魯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他是怎麼了──把氣出在水龍頭,他粗魯的往冰水方向扭轉,洗把臉整理自己的情緒。剛剛的一切實在發生的太快太急,他根本沒有思考就回應蕾比的吻,只能說太衝動……現在想起來還有些困窘。

主要是那小東西為什麼會主動貼上來……他實在快被這些裡人格摧殘到瘋狂。他當然談過戀愛,也親過抱過,只是蕾比的吻……居然讓他難以抗拒。

要不是那突如其來的一咬,他不曉得接下來自己會做什麼。
忽然覺得自己是禽獸。

伽吉魯咬著下唇,被蕾比碰過的地方還隱隱作痛。他再度看向鏡子,鏡子裡的那張臉出現難得的紅暈,這讓他更加煩躁。

正當伽吉魯在浴室深思,床上的人兒翻過身去,微微細語。

「……笨蛋。」

TBC.

開學前最後一發……之後不曉得能不能維持週更(揉臉)
不過中秋節一定會發賀文的呵呵www
小兔子蕾比什麼的最萌了

唔哦哦謝謝賽太太和我討論劇情,大概是1年前的事情了(欸)
我們一起想出這麼萌的蕾比!太棒了←
啊對了大家可以搭配惡食娘BGM(何)其實靈感是從惡食娘想出來的(喂)
還有這章寫得好開心喔!!!!(o´艸`o)
我最喜歡他們停留在初戀的階段,傻傻笨笨的好可愛(樂)
鐵龍被我寫得像是被奪初吻的男孩(X)

然後在這裡解說一下w其實蕾比不是裝病喔
最後那一句雖然大家可以自由想像,不過我這裡還是解釋一下:
蕾比雖然有惡食的性格,但還殘留一絲自己的理智
因為是生理上的病,所以心理還是會有正常的人格!
以上,歡迎發問拍打餵食!錯字提出大感謝!搭訕OKヽ(•´з`•)ノ♬
2012-08-29 : ✿【鐵蕾/伽蕾】千面相 : 留言 : 2 : 引用 : 0
Pagetop

【鐵蕾/伽蕾】千面相05

裡標題:墮

門外二人進來確認蕾比的安危(根據他們的說法)後,難得不吵不鬧的在門外站崗,四人過了一晚還算安穩的夜。

螢火蟲點綴的夏夜涼爽如水,心靈的水波也漸漸平定,不管是他的,還是她的。
呼吸如往常沉穩,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然而當微弱的光漸漸黯淡。
波瀾開始躁動。

當伽吉魯醒來的時候,看見蕾比憑藉著曦微的晨光靜靜閱讀。他搔搔一頭亂髮,現在才早上五點……怎麼康復得這麼快?

「喂,眼睛會壞掉。」
「壞掉也沒關係。」

蕾比抬起頭,微笑著。伽吉魯忽然覺得她的笑容十分惱人,潛意識蹙緊了眉頭:「小不點,現在又是哪一招?」
「因為沒有作為人的資格。」
「胡言亂語嗎?」

伽吉魯上前抽走蕾比手中的書,封面寫著《人間失格》,而封厎則是摘錄裡面的文字:

「信仰」這種事,不過就是為了接受神的鞭笞,而俯首走向審判台罷了。縱然地獄確實存在,但我排拒天國的可能。

「是太宰,太宰治。」
「……」

一個被時代遺棄之人,把自己的一生譜成淒美樂章、道盡人世間所有悲哀,最後和戀人投水殉情,結束蒼涼的生命。

為什麼會收藏這本書?明明是光明之子。
他曾經看過這本書,同時也是他看得最認真的一本書。伽吉魯不是一個喜歡看書的人,只是經過書店看到太宰的照片,一對充滿抑鬱的眼睛。

那時候他還在幽鬼工作,原以為自己已經夠厭煩這個世界,他卻看到一個比自己還要厭惡世界的人。

於是當下他毫不猶豫走進書店,收藏了太宰治所有的作品。
他不同意葉藏對人間失格的定義,他也知道自己沒有他那種個性,但他知道自己也是人間失格──至少,以前是。

「很累、很累……有時我會想,如果不再笑了,會變得怎麼樣呢?」
「所有人都會離開我……小露、會長、艾爾莎、格雷、納茲、傑德、哈比、朵萊爾……然後可以很安靜的……」
「閉嘴。」
「為什麼呢?」

眼眸變得和那時一樣。
一對充滿抑鬱的眼睛。

伽吉魯一愣,他快要被這可怕的病症逼瘋了。
他想起了以前的荒唐。

不同的人殺了又殺,不同的命令重複執行,不同的眼睛對著自己求饒,不同的鐵塊吃起來相同的味道,不同的日子卻和鐘一樣規律。

「要我閉嘴的資格是什麼呢?」

輕描淡寫,蕾比的話薄如一張白紙,卻如利刃那般鋒芒,劃傷了最脆弱的那塊。此時門被推開,門外的兩人探出頭來:「蕾比已經醒了嗎?」

「嗯,多虧了你們。」
「蕾、蕾、蕾比可以說說說……恢復正常了?!」

喜極而泣,傑德和朵萊爾激動的擁住對方,多想大叫讓全Fairy Tail的人都知道。而蕾比臉上依舊掛著笑容:「你們兩個太誇張了啦。那個……我有點餓了,可以請你們幫我帶早餐嗎?」

「當然沒問題!」
「謝謝你們。」

如風一般旋身,兩人連忙跑去辦蕾比交代的任務。等他們走遠,冷冽的音調再度打碎清晨的寧靜:「如果偽裝著,就可以得到很多好處呢。」

「這是一個對大家都好的選擇,誰也不會傷害誰。」
「等到痛了習慣了之後,就有自我麻痺的能力了喔。」
「陰天來了,太陽就消失了喲。」
「……為什麼沉默呢?」

蕾比偏著頭,擺出讓人分不清是否為疑惑的……不,擺出的是面具,大家都有的招牌表情。伽吉魯盯著她良久,露出輕蔑的笑容。

「一個什麼都不了解的孩子在無病呻吟嗎?」

他走上前挑起蕾比的下巴,對待她就像是對以前那些人一樣:「一個快樂、活在大家庭的人,沒有資格談這些事的。」

「別和太宰那傢伙比,和本大爺比就行了……妳有體會過比本大爺還多的黑暗嗎?」

聽完伽吉魯的話,蕾比的表情並沒有太大的起伏變化,只是看著他。正當她想開口,卻被打住:「閉嘴,不用說謊,我知道妳沒體會過。」

「所以,這本書本大爺沒收了。」

伽吉魯晃晃手上的《人間失格》,多麼自信。
她聳聳肩。

等傑德和朵萊爾買完早餐回來後,已經七點半了。
蕾比則是不曉得什麼時候又陷入昏睡。

當眾人詢問伽吉魯到底發生什麼事,男人始終沉默不說。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阻止蕾比墮入黑暗的原因(就算那可能是暫時的),只是出於很淺、很淺的同理心。

就像馬卡洛夫那時候接納自己一樣。
更何況是如此不適合黑暗的人。

那麼令人難以承受的體會,只有像堅強如鐵的他才可以撐著。至於那個孱弱、纖細的身體,就不必了吧!雖然看見她承受,會是最好笑的一幕。

書頁被荷風吹得啪啦作響,停在第156頁,斗大的標題寫著Good-bye。

TBC.

多虧各位的催稿,第五章終於出現了(抹臉)
最近特別有寫文的衝動
謝謝包容一直拖稿的我的你們


這章做個緩衝,因為後面會呃…有萌點(還是不正經?)
順便做個解說
文末的goodbye其實也是太宰的文
這裡借用一下和黑暗說再見
還有這次人格的消失


以上

題目 : 妖精的尾巴(魔導少年)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2012-04-08 : ✿【鐵蕾/伽蕾】千面相 : 留言 : 0 : 引用 : 0
Pagetop

【鐵蕾/伽蕾】千面相04

裡標題:失語症

露西提著野餐籃,哼著歌往公會方向走去。她已經和艾爾莎說好了,待會兒請她到蕾比房間多拿幾本書帶過來幫她解悶……雖然不曉得用不用得到。

「小蕾,早安!」

面帶微笑,露西從籃子裡拿出三明治,遞給蕾比。藍髮少女雙手接過,嘴型像是在說謝謝,並沒有發出聲音。

「咦?」
「她已經從起床開始沉默到現在了。」

伽吉魯躺在沙發上,一邊打著喝欠一邊說道。他起身在袋子裡摸索了會兒,隨意拿了塊鐵咀嚼。他並不打算把昨晚發生的事情告訴露西,除非有必要──否則他會隱瞞到底。

對於伽吉魯的回答態度,露西看上去並不是很高興。他是那樣子的對於蕾比漠不關心,而傻得可以的摯友卻把心都交給他了……這樣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我說伽吉魯,你到底有沒有好好照顧小蕾?她是今天起床才這樣還是昨晚就不說話了?描述一下小蕾現在的人格吧。」
「至少睡覺前是聽得到她的聲音。之後就沒聽到她說話了。」
「你還有閑情逸致睡覺!」
「本大爺不用睡嗎?」
「你不是用鐵做的嗎!」
「鐵打的就不用睡覺啊!妳腦袋有洞嗎?」

你一言我一語,隨著語調愈來愈衝,火藥味也愈來愈濃。蕾比著急的想要阻止兩人的爭吵,卻發現自己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再加上身體沒辦法施力,想起身平息兩人的憤怒也只是徒勞。

「別吵了!你們在做什麼?」

出聲的是艾爾莎,後面跟著溫蒂和夏露露。溫蒂從艾爾莎手上接過書,走向病床。艾爾莎則是拉開露西,瞪了男人一眼。伽吉魯不悅的將鐵一口吞下,闊步走向門外。

「露西,發生什麼事了?」
「不知道……但小蕾她……似乎沒辦法說話。」
「什麼?」

艾爾莎驚訝的看著露西,而伽吉魯早就不曉得跑去哪裡。蕾比則是安靜地吃著三明治,溫蒂和夏露露拿著昨晚研讀的資料,討論著等一下要先換哪一部分的藥。

兩人耳語了一下,艾爾莎走向蕾比:「蕾比,妳還記得我是誰嗎?」
被呼喚的藍髮少女抬起頭來,甜甜的笑了。艾爾莎能從她的嘴型來判斷,大概是:『怎麼會不記得?』

接著,蕾比把頭轉向露西,後者握著她的手,壓抑著眼淚不哭,蕾比試圖安慰她,但過於紊亂的思緒攪亂露西,以至於沒辦法好好用心辨別蕾比的唇語。

「露西小姐別擔心,昨天我去找波柳絲卡女士時,她給了我一些資料,只要照著上面的藥方,蕾比小姐一定很快就能恢復健康的!」

「溫蒂……謝謝妳。」

露西拭去眼角的淚水,輕輕的抱了蕾比。蕾比則是吻了露西的前額──這次露西仔細的讀著唇語──小露別擔心。

艾爾莎在一旁看著,鬆開緊皺的眉頭。溫蒂和夏露露幫蕾比換完藥之後,閒聊一陣子就先離開了。艾爾莎也在不久之後離席,她必須和波柳絲卡描述今天的狀況。

剩下兩位知心朋友相處,蕾比和露西聊了好久好久(儘管那是無聲的言語),露西對於蕾比的病情決口不提,兩人話題一直環繞在古典文學,和露西不久之後要發表的小說。

正當兩人聊得正開心的時候,門倏地被打開,伽吉魯這時候才回來。他們三人先是楞了一下,首先「開口」的是蕾比:『晚安,伽吉魯。』

男人仔細端詳著蕾比的嘴唇,點點頭,抓著報紙逕自閃邊閱讀去。照這情況看來,
蕾比顯然是忘記昨天所發生的事。

這樣正好,他有理由可以離開。於是他冷冷的開口:「既然小ㄚ頭已經恢復應有的樣子,那我也沒必要繼續在這裡當保母了吧?」

「慢著伽吉魯,你昨天沒有仔細聽嗎?蕾比的狀況很不穩……」

露西意識到自己不應該在蕾比面前說這些話,她的摯友只是微笑看著她,露西慶幸自己沒有把話全說出來,於是捏了捏蕾比的臉頰:「時間不早了,我還得回去打掃房間呢。我明天早上再來看妳。」

「等一下!喂!」被忽視了。

『這麼快?』
「是啊,房間被納茲和哈比用得亂七八糟……啊!小蕾妳不要亂想喔!也千萬別和溫蒂說!」

看著露西緊張的模樣,蕾比點了點頭,露西才放心離開。臨走前她對伽吉魯吐了吐舌頭,男人則是白了她一眼作為回敬。

露西走後,病房裡除了兩人平穩的呼吸聲之外,已經聽不到別的聲音。兩個人似乎沒有共通的話題,沉默了很久。

蕾比眼神飄移,瞥見早上艾爾莎替自己帶來的書,因為和露西聊得太開心居然忘記它的存在了。蕾比伸手想要拿,卻怎麼搆也搆不到。正當她想要放棄的時候,伽吉魯起身把書遞給她,突如其來的舉動令蕾比有些驚訝,連接的動作都忘了做。

對於蕾比的反應男人覺得有些惱火,繃著臉說道:「怎麼?很怕我?」明明到今天為止都還黏著我呢。

後面的話他只有在心裡講給自己知道。複雜的心情導致他想回沙發睡覺的衝動,蕾比緊張之下拉著伽吉魯的衣擺,眼裡全是伽吉魯看不懂的東西。

伽吉魯嘆了口氣,拉了椅子坐下來,並翻開書籤標記的那一頁:「反正我很閒,妳讀完一頁就點頭,本大爺幫你翻書。」

蕾比知道伽吉魯是不想替自己增加負擔,於是默許。
哪曉得書才翻了沒幾頁,一直等到伽吉魯想牢騷這一頁怎麼看得那麼久,他發現書本上的文字慢慢暈染開來,回過神一看發現斗大的淚珠從蕾比臉頰滑過,他楞得說不出話來。

一直到好一陣子伽吉魯才開始手忙腳亂的想安慰蕾比,但笨拙如他並不曉得要從哪裡下手。
他對處理這方面的問題一點經驗也沒有。

「別哭啊!是傷口發作在痛嗎?還是沒吃飽啊?啊啊還是書的內容太難過這反正是假的嘛那麼難過幹嘛!」

蕾比搖搖頭,伽吉魯隱約可以聽到氣音,他有預感蕾比的人格隨時都會有變換的可能──雖然目前他可能管不了那麼多。

於是他只能老掉牙的摸摸蕾比的頭,讓蕾比靠在自己的肩上。他深信自己聽到了蕾比的聲音,雖然那全部都是錯覺。

『謝謝……伽吉魯實在太溫柔了……但只要一想到隨時都會變成另一個我不知道的樣子……就……我……對不起……給伽吉魯添了麻煩……』

『最難過的不是沒辦法說,而是不能說……伽吉魯,我現在是知道的,知道自己的病是如何的棘手……拜託妳不要和小露說……在我失去現在的人格後……我不想讓她擔心……拜託了……』

蕾比哭成了淚人兒,激動的情緒讓她沒辦法冷靜去表達。伽吉魯算是讀懂了她的意思,點了點頭。他讓蕾比在自己肩膀上哭著睡著後,連忙將她安置回枕頭上並且蓋好被子,匆忙的回到沙發上看著自己的報紙。

原因很簡單,因為不久後,傑德和朵萊爾兩人過來輪班了。

TBC.

2012-04-08 : ✿【鐵蕾/伽蕾】千面相 : 留言 : 0 : 引用 : 0
Pagetop

【鐵蕾/伽蕾】千面相03

裡標題:弱氣

伽吉魯沖著澡,腦子裡盡是蕾比。雖然在被她要求做那種事情他感到非常驚訝,但後來想到小傢伙對自己如此依賴,也會不自覺的揚起笑容。

難得心情大好,他沖完澡後去自動販賣機那裏買了一瓶柳橙汁,邊走邊拋,要是買汽水的話,開罐後的結果應該十分壯觀。

他站在門前,正準備要推門進去,卻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醒來了嗎?

「好可愛──超可愛的!放心我會很溫柔,妳就別害羞了!」
「請、請放開……別、啊嗯……」

二話不說伽吉魯立馬衝進病房,拳頭已經準備好了。在衣衫不整的蕾比身邊是一位藍髮男子,正在解開蕾比襯衫的扭扣。

「伽吉魯……」蕾比向男人投以求救的眼光,後者上前推開男子的臉頰,下意識將蕾比攬在懷裡:「你是誰?」

「歌、歌吉兒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啊?」

只見藍髮男子抱著頭,態度從剛才的輕佻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唯唯諾諾的像是看到什麼熟悉的人。當伽吉魯終於忍受不了準備動手的時候,他才緩緩抬起頭來,仔細凝視著伽吉魯,鬆了一口氣:「啊……還好……」

「還好你個頭。」他還是打了下去。
「力道和歌吉兒一樣……痛痛痛……」
「伽吉魯……別、別打了……他好像知道教訓了……」
「果然還是自己最可愛了──我來香一個──」
「死死去吧。」

伽吉魯將男子打到地上,以極度危險的眼光看著他,最後他輕顫──顯然眼前這個人一點也不好惹──回到唯唯諾諾的模樣:「對不起,我錯了。」

「哼。」
「那個、伽、伽吉魯……」
「幹麼?」
「手……唔呃……靠太近了……」

蕾比紅著臉,不停眨眼睛,對於親密的動作感到好難為情。而伽吉魯連忙後退幾步,鬆開自己的手。
真糟糕,一不小心就成習慣了嗎?

為了化解尷尬的氣氛,他將柳橙汁和晚餐遞給蕾比,少女害羞的接過,道謝的聲音小到讓人聽不太清楚。

性格似乎……和之前不大一樣?



一旁的男子一邊吃著慰問品,一邊做自我介紹:「我是雷比……原來女性的我叫做蕾比啊。雖然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

伽吉魯露出不解的表情,有聽沒有懂。

「反正等我發現的時候,身邊就出現了一個可口的女孩……我已經沒有那個意思,拜託不要揍我。順帶一提,在我那裏的世界,女性版的你和你一樣強悍,臭男人婆。」

「沒興趣。」

伽吉魯估計是魔法造成的傷害才會讓人格分化的蕾比產生另一個「自己」,而「本尊」自從離開他的懷抱後始終不語,只是專心的進食。

「很可愛吧?連吃東西的樣子都這麼惹人憐愛。」
「……看來你是不想回去對吧?」
「對不起。」

仔細一看,除了性格大不同,其實雷比的外貌和蕾比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更為短翹的水藍色頭髮、琥珀色的眼眸、深邃的五官……要是兩人走在一起,肯定會被認為是兄妹吧?

「麻、麻煩你了……」蕾比拉拉伽吉魯的衣服,將碗遞給他。後者遲疑了一下,才緩緩接過,不過最後是丟給雷比:「喂,拿去洗。」

「為什麼是我!」
「剛才的帳你以為這麼簡單就能一筆勾銷?」
「……」

不是很甘願的將碗拿出去洗,雷比心裡有好幾千萬個抱怨。他只不過是犯了男人經常犯的錯誤……誰叫女性的自己這麼可愛,他才會忍不住調戲……呃不是,是關心。

伽吉魯惡狠狠的瞪著雷比,直到確定他消失在視線範圍才放棄追蹤。而蕾比手上握著柳橙汁的罐子,欲語說不出的模樣。

他頓了頓,伸手拿走罐子,輕而易舉拉開拉環再還給她。蕾比輕輕的接過,露出靦腆的笑容:「……謝謝。」

「嗯。」

隨手打開收音機,伽吉魯轉到音樂台,正播放著夜間時段的情歌。只是手邊沒有可以打發時間的東西,也不能夠先睡,伽吉魯只好和蕾比玩乾瞪眼。

少女轉過頭來,發現男人一直盯著自己瞧,臉頰瞬間變得緋紅。而兩人視線對上不到三秒,馬上同時間轉過頭去。

「……有、有什麼事情嗎…….」
「沒事。」早知道剛剛順便拿份報紙了。

過了一段時間雷比還是沒有回來,伽吉魯決定藉此當做理由暫時離開,以化解尷尬:「那傢伙怎麼去那麼久……該不會又來了吧……我去找他。」

「好的。」

走進吧台,他發現流理台前面一個人都沒有,剩下已經洗好空蕩蕩的碗在那裡。伽吉魯蹙眉,這時候公會一個人都沒有,那傢伙是能去騷擾誰?

拿回碗和今天的晚報,他在大廳繞了一圈,找到整個公會都快被他給掀了卻還是不見雷比的蹤跡。索性也懶得理他,太晚回去可不好。

順道又買了瓶礦泉水,伽吉魯回去的時候蕾比已經睡著了。他把音樂轉小,關掉日光燈換成床頭燈,報紙也不看了,只是靜靜看著蕾比。

朦朧的月光撒在她身上,馬格諾里亞的上空彷彿綴滿了珍珠,閃閃發光。
天階月色涼如水,臥看牽牛織女星。
但他始終找不到詩句裡的星星。

他的眼色變得很柔和,輕撫著蕾比蔚藍的髮絲。然後替她蓋好被子,說了聲Good night。

TBC.

2012-04-08 : ✿【鐵蕾/伽蕾】千面相 : 留言 : 0 : 引用 : 0
Pagetop

【鐵蕾/伽蕾】千面相02

附上這一篇和上一篇的裡標題:稚氣

蕾比用水汪汪的大眼神看著男人,好期待的模樣。他依稀可以聽到後方亮武器的聲音……其他人他是不介意啦,但是被艾爾莎的劍砍到肯定很痛。

於是他以最慢的速度走向蕾比,彆扭的坐在床沿。蕾比開心的抓著伽吉魯的右手,露出好幸福的表情。

於是大家收武器的收武器,嫉妒羨慕的就淚流滿面,至於尷尬的……一直不肯直視蕾比,這大概是他做出最大的讓步。

馬卡洛夫見解決了蕾比哭泣的問題,著手更為棘手的善後:「波柳絲卡,這孩子能夠回到原來的樣子嗎?」

「我只有在書上看到這種病症,還沒有治療過。」
「這麼說連波柳絲卡女士都沒辦法嗎?那小蕾怎麼辦?永遠都回不來了嗎……」

頓時氣氛又暗了下來,大家噤口不語,好銳利的沉默。伽吉魯斜眼看著蕾比,孩子一樣的天真氣息,以後會變成什麼還不知道呢。

大夥兒哭喪著臉,惹得波柳絲卡不耐煩:「我只有說沒治療過,並沒有說我不去嘗試。別小看我,妖精尾巴的小蘿蔔頭。」

「波柳絲卡……」
「老頭,給我時間。」
「謝謝妳……」

馬卡洛夫鬆開緊蹙的眉頭,微微一笑。而波柳絲卡轉過身,打開房門:「我也不和你們耗時間了……把我交代你們的事情做好,雖然腦部的創傷還沒辦法解決,但身體上的傷是可以痊癒的,換藥這種小事不需要我來提醒吧?」

「沒問題!老太婆……呃不是,波柳絲卡女士,謝謝。」

女子瞪了一眼傑德,之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之後艾爾莎請會長先回去休息,然後分配工作:「最近沒有任務接的就留下來,大家輪流照顧蕾比。」

「我這個月的房租還撐得過去,可以留下來照顧小蕾。」
「愛咿──露西,房租的問題妳不用擔心,我和納茲去接任務,到時候報酬分妳吧!」
「為什麼!我也想留下來照顧蕾比啊!」
「納茲在的話只會搞破壞,蕾比一定沒辦法好好靜養的。」
「哈比!你好過分!」
「說的真有道理,納茲我就代替你好好照顧蕾比吧。」
「臭格雷!」
「我和傑德也可以幫忙……」
「茱、茱比亞也要!希望可以排在和格雷先生相同的時間……」
「我也可以!而且如果用魔法可以恢復得更快,對吧夏露露?」
「溫蒂妳又擅自決定了……算了,我就勉強幫忙吧。」
「這樣人手應該夠了……啊,伽吉魯,你也要幫忙。」
「為什麼又扯上本大爺!我很忙的!還有一堆人沒被我好好痛扁!」
「任務就交給利力吧,你沒看蕾比這麼黏你嗎?」
「難道妳覺得這是我自願的嗎!」
「現在來排時段吧,我可以排……」

見艾爾莎直接忽略自己的抱怨,伽吉魯不悅的噘嘴,將臉別向一邊。而蕾比依偎著男人,不曉得什麼時候睡著了。

「……」居然毫無防備的直接睡了……總是這樣。
不是早就說過,不要離開我嗎……

伽吉魯看著蕾比的眼神變得十分柔和,他稍稍抽開自己的手,讓蕾比躺在枕頭上睡得舒服些,再替她蓋上被子。

「好……露西和我負責送三餐,溫蒂、夏露露幫忙換藥,茱比亞、格雷還有你們兩個,喬好時間輪流守在門口,看好蕾比……至於伽吉魯,你就全天吧。」

「我說過我不是自願的!」
「伽吉魯你能不能小聲一點?小蕾才剛睡著。」
「呿……」
「都知道自己的工作就先回去吧,養足體力才有辦法照顧蕾比。今天就先交給伽吉魯,等會兒我和露西會準備吃的過來。」
「你要是敢趁人之危對蕾比做出下流的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白痴。」

伽吉魯白了朵萊爾一眼,要不是蕾比還在休息,他們又要大打出手。等病房剩下他和蕾比,男人打了電話給力利,要他送些換洗用具過來,看來他得住宿公會了。

正當他啃著別人帶來慰問的蘋果,利力恰好拖了一大包的袋子走進來:「喂,這樣好嗎?吃她的蘋果。」

「大不了本大爺分她鐵嘛……反正這麼多她也吃不完。」他只著堆積如山的食物,等到其他人都離開的時候他才注意到,原來疊得這麼高。

「我想也是。」

利力攤手,爾後將袋子拿給伽吉魯。男人在裡面翻找了一會兒,確認衣服和盥洗用具都帶到了,拿出裡面的「補給品」大快朵頤:「真不會是本大爺的貓,帶得真周到……謝啦。」

「我聽哈比說了……你現在當保母嘛。」
「怎麼可能!不要亂說。」
「別把女孩嚇哭了哦。」
「是她黏著本大爺的!我完全不是出於自願!」
「我看你也不討厭嘛。我會好好的完成任務,你就專心照顧她吧,保˙母。」
「隨你愛怎麼說。」

伽吉魯決定無視利力,專心的啃著鐵。而利力早已習慣他的口是心非,不打算繼續調侃伽吉魯:「東西到了我也該走了,還有我這一個禮拜都不在。」

「嗯,交給你了。」

伽吉魯吃完晚餐後不久,露西和艾爾莎也送了粥過來,看蕾比還睡著也不忍心叫醒她,於是交代他蕾比醒後要負責她的飯食。

「還有格雷那裡已經有消息了,他和茱比亞負責一、三、五的晚上,傑德和朵萊爾負責二、四、六,星期日就大家輪流。有空的話其他人下午也會過來。」

「那我?」
「你是全天的聽不懂嗎?」
「那本大爺豈不是不用休息嗎混蛋。」
「沒人說你不用休息啊……如果外面有人看著的話你可以去上個廁所之類的嗯。」
「……」

艾爾莎是惡魔。

「反正你就好好照顧小蕾,你應該感到很榮幸,傑德他們可是恨得牙癢癢呢。」

兔女郎是單細胞。

伽吉魯擺擺手,決定把兩人趕出去。但她們並沒有理會男人提出的逐客令,再三叮嚀一些事務後才摸摸蕾比的頭確認她沒事放心走人。

蕾比一直沒有醒來的跡象,他索性無聊打開電視,將聲音調到最小聲。隨心瀏覽中午就播過的新聞,由於沒有複習的必要,他只好關掉電視,想著能做什麼事情殺時間。

「……只是離開一下應該沒事吧?」

他盯著少女的睡顏,睡得很熟很熟。於是伽吉魯決定去沖澡,他總不會這麼衰,偏偏蕾比會在他離開的時候醒來吧?

基於試探的心理,他又在房間待了幾分鐘,確定沒有任何異狀才打開門離開。

TBC.

下一集會很有趣的(?)
2012-04-08 : ✿【鐵蕾/伽蕾】千面相 : 留言 : 0 : 引用 : 0
Pagetop

【鐵蕾/伽蕾】千面相01

「這次的任務有些麻煩啊……這些暗黑魔導士。」
「沒關係,像你這樣沒用的人閃邊,蕾比交給我來保護。」
「混帳傑德,要保護蕾比輪不到你!」

只見兩位男子一邊爭吵一邊施魔法,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魔法是用來互相廝殺的。而被點到名的少女只能苦笑,應付另一邊的敵人。

風聲弄得葉子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雖然森林裡有微風拂過,但對於在激烈打鬥下的他們似乎沒辦法起治癒的作用。

「文字魔法,FIRE!」

敵人的數目並沒有減少,反而援軍接踵而至。即使使出火系魔法會感到炙熱,但這是最快驅除敵人的方法。揮灑著汗水,使出的招式果然奏效,敵軍忍受不了熱氣,紛紛退縮。

好不容易解決完大半的敵人,蕾比鬆了口氣,轉過頭卻發現草叢裡埋躲藏著要偷襲夥伴的敵人,二話不說立即衝上前:「你們兩個!小心!」

「什麼?」

不知情的兩人還未反應過來,只見白光劃過,以肉身抵擋的蕾比承受不了攻擊,纖細的身軀被魔法彈到深谷。

「蕾比!」

她感覺到眼前一片黑。



公會裡頭瀰漫著悲傷的氣息,源頭是走廊盡頭的醫療房。金髮少女坐在床沿,輕撫床上人兒的面頰,眼底盡是不捨。

波柳絲卡坐在一旁,手裡拿著診斷報告:「肋骨斷了三根,除了右腳是嚴重骨折其他地方皆有輕微骨折,內臟等器官因為魔法衝擊的關係受損,需要療養三個月,這段期間不能下床行走,或者該說,連行走都有問題。」

「這……怎麼會這麼嚴重……能恢復到原來的狀態嗎?」
「魔導士也是人,需要時間觀察。這小ㄚ頭能保住一命已經不錯了,聽說你們有用魔法接住她?」

「是的……」朵萊爾點頭,當時傑德幾乎以光速沿著山壁衝下去,自己則是使用植物藤蔓接住蕾比。

「麻煩妳了,無論如何都要醫好這孩子。」出聲的是馬卡洛夫。
「呿,說的那麼簡單,她都還沒醒過來呢,只憑魔法做斷層掃描我還不能確定她腦部受損的情況。」
「……」
「都是我們害的,要是那時候再多注意……蕾比也許就不會……」
「什麼我們?!明明都是傑德你的錯!要是你看守好後方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要不是我到前方支援你早就被魔法攻擊了!說起來還不是因為你礙手礙腳……」
「閉嘴!小蕾都已經躺在這裡了,你們能不能安靜一下?別在那邊吵架!要吵到外面吵!給小蕾一個安靜的空間!」

露西發起脾氣,狠狠的瞪著兩人,眼瞳還殘留著淚光。兩人被少女這麼責罵,識相的閉上嘴,異口同聲的道歉。

「露西小姐別生氣,既然他們兩個都道歉了,就原諒他們吧。」

溫蒂走上前,握著露西的手。後者勉強擠出一抹苦笑,點點頭。

「唔……」

床上忽然有了動靜,蕾比緩緩睜開了眼睛,在場的人無不歡喜,露西更是激動的湊上前:「小蕾!小蕾妳醒了!」

似乎還沒回過神來,蕾比眨了眨眼睛,直到調整好焦距,看清眼前的面孔,卻像觸電般坐起身來,露出驚嚇的表情。

「妳身體還沒完全康復,小心一點……是我,露西,小蕾妳別怕,已經沒事了。」
「露……西?」

蕾比歪著頭,盯著眼前擁有溫柔眼瞳的少女,露出微笑。而早已激動的不成樣的兩人衝上前,淚灑全場:「蕾比啊啊啊啊!沒事真是太好了──」

「咦欸?!」

只見兩人哭得唏哩嘩啦,一個雙手合十,另一個忙著擦乾眼淚:「蕾比都是我不好,下次不會再讓你受傷了,我會好好保護妳的!」

「說什麼?!想要將功贖罪嗎?保護蕾比才輪不到你!」
「你說什麼!」
「怎樣!」

正當露西忍受不了要破口大罵,一陣啕嚎大哭阻止了她的行動:「嗚哇──」
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更別提方才還在爭吵的兩人,停止戰火,手忙腳亂的安撫:「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和他吵架的!」
「蕾比不要哭了!我下次不敢了!」
「滾開啊你們兩個!小蕾,妳還沒反應過來吧?他們兩個經常這樣的,妳不也常領教嗎?先別哭了……」
「嗚──」

露西的安撫起不了作用,蕾比反而越哭越大聲。波柳絲卡察覺不妙,用魔法叫出了醫術百科,要是她沒有記錯,這個徵兆……

「吵死了啊!讓本大爺好好吃飯行不行!」

打斷眾人的思緒,衝進來的是怒氣沖沖的伽吉魯,手裡還拿著鐵。

「狀況外的傢伙,還有心情吃東西。」
「蛤?妳說什麼?」

艾爾莎露出不屑的表情,眼光投向坐在床上哭泣的蕾比:「蕾比出任務受傷了,昏迷後剛醒來。」

「小ㄚ頭受傷?我怎麼都不曉得?」男人露出驚訝的表情。
「你這冷血的傢伙怎麼可能會注意這種事。」
「混蛋!再說一次試試看!」
「艾爾莎、伽吉魯,你們別吵了……」格雷擋在兩人中間,連忙出來打圓場。哈比和納茲分別拉開兩人,避免第二次的衝突。
「伽吉魯?」

一聽到男人的名字,蕾比止住哭泣,抬頭看著他,露出天使般的笑容:「伽吉魯!伽吉魯!」

『發生什麼事了啊啊啊啊啊──』

除了蕾比以外的人皆呈現石化狀態,傑德和朵萊爾更是挫折,現在該換他們哭了。伽吉魯則是嘴巴張的大大的,結結巴巴的回答:「呃……做、做什麼?」

「抱!」
『現在在演哪一齣啊啊啊啊──』

沒有人能接受眼前的事實,除了納茲和哈比看著伽吉魯不知如何是好的臉笑到在地上打滾,其餘的人紛紛看向波柳絲卡,只求一個回覆。

「人格錯亂。」波柳絲卡緩緩闔上書,淡淡說道:「魔法刺激到腦部,導致她沒辦法回到正常的人格。」
「錯……錯亂?那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現在的狀態估計是幼年期……這是無法預估的病症……我猜測之後還會有其他人格顯示在她身上,例如過度的憤怒、悲傷……等。」
「不、不是吧……但、但是為什麼小蕾只認得伽吉魯,好像不記得其他人似的……」
「大概是這傢伙在她心裡留下很深的印象吧……如果是小孩子,只會對印象深刻的人親近。雖然她現在是處於幼年的狀態,但內心的淺意識能主導她些微思想,會有這種狀況並不意外。」
「不對吧!像伽吉魯這麼兇狠的人,蕾比應該怕得要死啊?」
「是啊,還曾經對她做那麼過分的事。」
「同意,蕾比是不是腦袋壞掉了?」
「混帳!說夠了沒啊!」
「伽吉魯……?」

對於現在的蕾比來說,其他人說的話完全沒辦法進到腦子裡,眼前只有伽吉魯。男人則是撇頭,感到十分難為:「小ㄚ頭的時候就已經很麻煩了……現在又來一個小鬼……」
「啊、伽吉魯先生……」
溫蒂站在一旁,小聲的提醒,男人還覺得困惑,看見溫蒂用手指著蕾比,驚覺事態不妙,眼淚似乎又要洩洪了。

「嗚……被伽吉魯……討厭……嗚哇──」
「笨蛋!別哭啊!」
「伽吉魯你閉嘴啦!」
「快想辦法叫她別哭啊!兔女郎妳不是她朋友嗎?」
「小蕾現在不認得我啊!還不快來安撫她!」
「這、本大爺……」
「蕾比小姐,如果一直哭泣的話,才會被喜歡的人討厭的哦。」

茱比亞走上前,輕撫蕾比的頭:「以前茱比亞總是淅瀝淅瀝的,所以都沒有朋友。如果蕾比小姐繼續哭下去的話,就會和以前的茱比亞一樣喔!」
「嗚……會……會被討厭……?」
「是啊,所以說,別哭了哦。」

茱比亞從口袋拿出一個晴天娃娃,放在蕾比的手心:「要和它一樣,露出笑臉,大家才會喜歡喔!」
「笑……」
「嗯,像它現在這樣。」

蕾比低著頭看著晴天娃娃,再看看茱比亞,試著露出笑容:「這樣嗎?」
「很漂亮的笑容喔。」
「嗯!」
「蕾比小姐,這個娃娃請妳收下,希望妳別再哭了,要笑得比它還燦爛。」
「謝謝!茱比亞!」

握緊了茱比亞送的禮物,蕾比依舊保持著笑容。格雷打量著不再哭泣的蕾比,露出佩服的表情:「哦……不錯嘛。」

「被、被格雷大人稱讚了!這……茱比亞……」
「不像某人,只會惹她哭呢。」

艾爾莎看了一眼伽吉魯,若無其事的說。男人則是轉過身,假裝沒聽見。

「那個……蕾比已經不哭了,所以伽吉魯不要討厭我,好不好?」
「討厭之類的話……本大爺才沒說過。」
「可以抱抱嗎?」
「……」

在場的人視線全聚焦在伽吉魯身上,後者翻了白眼,為什麼他有被監視的感覺?
而且走錯一步……不,走錯半步就會死的很難看。

TBC.
2012-04-08 : ✿【鐵蕾/伽蕾】千面相 : 留言 : 0 : 引用 : 0
Pagetop
主頁

ABOUT

朝雲

Author:朝雲
關鍵字:猿美/鐵蕾/大叔控
Link自由交換歡迎
更文速率大概是週更
( ´∀`)σ
癿/正常向皆可/百合向少吃
目前猿美(伏八)一直線
二次元>>K(猿美/伏八)/鬼燈(白澤)/妖尾(鐵蕾)/家教(恭彌)/王樣老師(桶川老大)/HTF(軍刺/黃粉)/惡魔奶爸(東條)/V家(GUMI)
三次元>>醫龍(朝院/小池徹平)/福爾摩斯(電影/BBC)/The mentalist(Cho)/神探伽利略(福山雅治)
搭訕專線
plurk:wl00456882

PLURK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