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蕾】愛之頌02

愛之頌(The melody of love)
Ch.2.0
-

爛漫金光灑在偌大的落地窗前,地上還躺著昨晚的畫作。蕾比難受的蹙眉,用手肘擋住傾瀉而來的光,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噢,滿地狼藉。

蕾比抓膨原本就不整齊的亂髮,拉上窗簾。拖著沉甸甸的身體,將顏料色筆全撿了起來,然後拿起畫布,端詳著自己的作品。

看上去,其實也沒那麼糟。
反正油畫可以堆疊,等乾了後再加些東西上去吧。

鈴──忽然傳來急促的鈴聲。
被嚇了一跳,原來是手機。
簡訊啊。

蕾比看到五通未接來電,再瞄一眼時間,已經下午三點。前五通全是露西撥來的。她猶豫了很久才打開簡訊,做好心理準備要接受一串抱怨詞,第一句卻不是她所預期的笨蛋傻瓜:

『好消息,艾爾莎贏了!是第一名喲。米拉小姐要請客,準備過來開大Party玩個通宵吧,今天晚上九點FT見!對了,記得打扮一下。』

啊啊……贏了啊。
嘴裡呢喃了幾句,蕾比放下手機,在插座旁接了充電器,進入凌亂的房間。

足以和客廳相比的混亂,還散發著難聞的沈悶味道。蕾比在模糊的鏡子前猶豫了很久,呆看著自己衣櫥裡的衣服……五件?加上洗衣機裡和自己身上穿的,應該有十件吧?

打扮啊……聚會之類的事情,好久沒參加了。至於是「多久」?就別過問了。
最後她隨手抓了件橙色小洋裝(已經是最適合的了)掛在門上,走進浴室。

聽得到水嘩啦啦的聲音。

因為是租來的小房子,坪數不夠,浴室理所當然只有淋浴設備,沒有浴缸。突然有點懷念起以前泡澡時都會加入沐浴鹽,時間允許的話(通常是星期五晚上或假日)也會加泡泡沐浴露。

泡澡的時候,偶爾會開著手機放音樂,也經常睡在浴缸裡,一直到水冷才被凍醒,還常常被嘮叨一番。

對現在的自己來說,連想像都很奢侈。

為了不浪費瓦斯,所以用冷水沖了澡,也洗了頭髮。只用浴巾裹著身體,她從冰箱拿了昨晚吃剩的便當微波,替自己沖了一杯茶。

餐桌堆滿了信件、雜物和幾張唱片。嚴格來講,要在如此狹小的空間尋覓位置吃飯是非常困難的──但她總有辦法──是不是該找時間清理?可是她有些提不起勁。

她咬了一口脫水的蔬菜,實在令人難以下嚥,只好佐茶胡亂解決午餐。即使隔著窗簾,光線還是從縫隙透了進來,蕾比微瞇起眼睛。

雖說經濟方面是一大問題,她還是執拗的租了這間有落地窗的房子。坪數不大,但對她來說綽綽有餘。她只需要良好的視野,和足以讓她吃飯睡覺洗澡的空間。

即使在五樓,對流還是很旺盛──好熱的夏天。索性解下浴巾,她坐在沙發上,捧著素描本和筆開始畫了起來。

因為接近鬧區,聽得到嘈雜的人群對話,和車子的喇叭聲。要是有錢,就會考慮加裝隔音玻璃了。

持續塗改,畫了幾張後卻覺得不滿意。蕾比擱下筆,從沙發底下翻出畫冊,想要捕捉的……對,就是這種感覺。她看著自己的作品,畫的是暴雨。

想素描出吵鬧的感覺。就算看不到,聽覺還是很敏銳的。

五點半,套上小洋裝和涼鞋,抓著空蕩蕩的皮包出門。穿越熟悉的小巷,隔壁鄰居種的花已經開了,散發出淡淡的香氣。

雖然阮囊羞澀,但白色顏料已經快沒了,也該考慮再買一本素描簿。步行到轉角的美術用品社,因為畫筆在特價,所以又添購了二號和八號各兩枝。

看了看錶,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很久。加上肚子並不餓,於是繞去附近的公園,中央有一個水池,是蕾比經常打發時間的地方。

夏日的傍晚,斜陽暈染了天空。有著水晶色鱗片的魚躍出水中,在光芒照耀下閃閃發光。水波與心靈共振,打動了繪畫的慾望。蕾比瞇起眼睛,明天連工具也一起帶來吧。

「媽媽!妳快過來看!很漂亮對吧!」
「別這麼著急……哇,真的很美麗呢。」
輕柔撫摸孩子的髮絲,母親眼裡閃爍著溫柔,孩子也露出了笑靨。
「如果奶奶也能看到就好了……媽媽,奶奶什麼時候才能出來呢?」
「奶奶身體不舒服,但只要不好的東西拿出來後,就可以一起過來了喲。」
「可是這麼漂亮的太陽,一定很快就不見……」
「可以畫下來呀,奶奶最喜歡看妳畫畫了不是嗎?」
「我、我畫的又不像……」
「哪裡的話,小傻瓜。」
母親坐了下來,把孩子抱在大腿上,輕輕的在她臉上啄了一下:「在我們心目中,妳是最棒的畫家喔。」


蕾比甩了甩頭,她討厭記憶連門都沒敲就闖入腦海。模糊的時光原地踏步,好甜、好甜,甜得令人心碎。她渴求記憶不要再流連,因為自己已經不再忘返。

她聽見孩子們的笑聲轉為嘆息,是因為要回家了吧?蕾比看向逐漸清空的遊戲場,秋千隨風搖晃,一旁沙坑還有孩子剛堆好的沙堡。

於是蕾比盪著秋千,在最高處一躍而下,踩壞了沙堡。
她轉身離去。

夜晚,Fairy Tail鋼琴吧。

米拉請傑德和朵萊爾替每個人都準備了WHISKY FLOAT,洛基和哈比負責在外場分送,格雷和納茲難得合作表演一場冰火交融的調酒秀,引起滿堂喝采。

露西看見站在門口的蕾比,對她揮了揮手:「小蕾!這裡喲!妳怎麼又遲到了!」

「門口那張『恭賀 艾爾莎榮獲全日本鋼琴大賽第一名』應該貼更顯眼的地方,小露妳不覺得嗎?」

「米拉小姐說只想和熟客分享,所以就只貼在那裡啦。啊!居然和我轉移話題!快說,為什麼不接電話!我等妳好久了!」

「手機在充電,沒帶出來。在外面不小心晃太久,公車又塞車,就遲到了,對不起嘛。」

「不是我愛說妳,看看妳這副德性,難怪到現在都沒男朋友……」

露西從皮包拿出鏡子,讓蕾比自己照著看看。後者噘著嘴,眼神游移到一旁:「亂中有序嘛……還有我又不想交男朋友。小露自己還不是,和洛基也沒多大進展……」

「喂喂。」

蕾比聳聳肩,兩人相視而笑。露西拿出了慣用的梳子和髮飾,替蕾比整理好頭髮,梳了清爽的馬尾。此時兩位酒保從吧台另一端滑了過來:「蕾比!好久不見!」

「兩位晚上好。」
「蕾比,今天讓我來調酒給妳喝吧!」
「還是我來吧!我最近剛學會用白蘭地調酒喔!」
「混帳,別來學我!」
「蕾比才不想喝你調的,萬一肚子痛怎麼辦?」
「怎樣!」
「我說你們,別再吵了。蕾比和往常一樣,柳橙汁一杯。」
「啊,兩杯吧。」

蕾比向露西眨眨眼「一人倒一杯,總不會吵架了吧」,後者點點頭,對於兩個大孩子的行為感到可笑與無奈。

倏地,台下傳來如雷的掌聲與尖叫,兩人的目光隨之擷取最亮麗的影像。艾爾莎一身黑色禮服,充滿危險而不失成熟的女人味。

蕾比閉上眼睛,聽著台上演奏的決賽曲。柳橙的香氣撲鼻,100%鮮果汁和100%的溫柔,她徜徉在稻香之丘,頌讚秋風商意縈繞。
原來是,豐收的聲音。
原來是,滿載夢想之聲。

握緊了拳頭,明明是如此溫柔、明明是艾爾莎那樣的溫柔……卻……

「你們全都是殺人兇手!」

那些夢想,扼殺了那個人的生命。
對她來說最親最重要的生命。

倏地,甜美的柳橙成了酸澀難嚥的枳,枯萎的稻作和人們的嘆息,是冬;寒冰刺痛了心,結晶……那不是溫柔,是偽善……不,是溫柔……

「哼,那樣的程度,日本果然沒人才了。」

是誰打斷了思緒拉扯?
如金屬般的冷漠嗓音。

「你說什麼!」

櫻髮少年衝上前,血氣方剛的揪起對方領子。米拉則是在一旁試圖勸架,眾人的視線也聚焦在他們身上。指尖停留在DO鍵,艾爾莎不悅地蹙眉。

「我說,那樣的程度,還能稱霸日本,真是太可笑了。」
「自以為是誰啊!什麼都不懂的傢伙,不要亂作評論!」
「納茲……別這樣……客人,真是不好意思……」
「米拉小姐!就算他是客人也不能這樣說艾爾莎啊!FT才不收你這種客人!」
「納茲!」
「米拉、納茲,我來處理。」

艾爾紗拉開納茲,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客氣:「這位先生,歡迎你的指教。能否告訴我,我的琴藝有哪裡不純熟嗎?」

「懂得做人嘛。」

男子挑起帽沿,因為戴著墨鏡,並看不見他的眼睛。但從他嘴角的弧度能推敲出不可一世的自信:「全都……不合格。」

在場的人無不瞪大雙眼,這男子是喝醉了吧?
還好哈比和格雷聯手拉住納茲,眼神如火,差點要揮拳攻擊對方。露西本想上前理論,卻被蕾比按了回來,她搖搖頭。

艾爾莎表面倒是異常冷靜,手心卻握出汗來。她調整了呼吸,不過是路人說的話,應該不需要太介意吧?

「先生,需要幫您叫計程車回去嗎?您大概醉了。」洛基滑著直排輪過來,不改一貫紳士風度,語句卻又帶著嘲諷。

「本大爺可沒醉,不然……讓我彈一曲吧。」
「這……」
「沒問題,請吧。」

艾爾莎打住米拉,讓出走道:「如果能得到在場客人們的認同,今晚的帳我請客。」
「還挺爽快的嘛。」
「不過,相反地……」

一笑,艾爾莎坐了下來:「若是輸了,請向眾人道歉,因為你打斷了我的演奏。」
「本大爺要是輸了,替所有人買單。」

不等艾爾莎回話,他已經上台向眾人脫帽敬禮,隱身在鋼琴之後。納茲不服氣的揮開哈格二人的手,坐在艾爾莎旁邊:「我要好好看那傢伙出糗。」

「納茲,你剛才太衝動了,要扣薪水。」

似乎沒有聽見米拉的話,被點名的只是專注盯著台上,前者只能嘆氣。
但接下來的琴聲止住眾人的鼻息。

TBC.

明天要開學了……我的暑假結束了(躺死)
2012-07-29 : ✿【伽蕾/鐵蕾】愛之頌(The melody of love) : 留言 : 0 : 引用 : 0
Pagetop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Pagetop
« next  主頁  prev »

ABOUT

朝雲

Author:朝雲
關鍵字:猿美/鐵蕾/大叔控
Link自由交換歡迎
更文速率大概是週更
( ´∀`)σ
癿/正常向皆可/百合向少吃
目前猿美(伏八)一直線
二次元>>K(猿美/伏八)/鬼燈(白澤)/妖尾(鐵蕾)/家教(恭彌)/王樣老師(桶川老大)/HTF(軍刺/黃粉)/惡魔奶爸(東條)/V家(GUMI)
三次元>>醫龍(朝院/小池徹平)/福爾摩斯(電影/BBC)/The mentalist(Cho)/神探伽利略(福山雅治)
搭訕專線
plurk:wl00456882

PLURK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