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美】Discrepancy(上)(13黫鴞生日賀文)

-discrepancy(上)(13黫鴞生日賀文)

*discrepancy
[兩個本該一樣的數量、細節、報告等的]不一致;不符;差異;出入


距離「鼴鼠」事件已經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在那之後八田的生活依舊照常運轉:到酒吧幫忙、解決小混混──沒有因為那天而改變而起伏。

其實十束對鼴鼠事件很有興趣,只是不管他怎麼探問,八田依舊對在地窖裡發生的事隻字未提。見他不願透露,十束也不再多問,整見事情就如石沈大海埋藏在八田心中。

是日,安娜似乎前晚受了寒,一早起來昏昏沉沉地,看上去很沒精神。叫不醒周防,十束又因連日整理新事件資料缺乏睡眠,無奈下草薙先給她燉了熱湯暖身。

正盤算要不要帶女孩去看醫生,清脆的門鈴叮噹作響,恰好鐮本和八田推門進來了:「早安!草薙哥,今天也是第一名來報到喔!」

「小八田來得正好。能幫我帶小安娜去醫院嗎?大概是昨晚踢被著涼了……因為待會兒有位情報通要過來,這裡暫時抽不開身……」
「包在我身上!」

八田笑嘻嘻地拍著胸脯保證,回過頭見鐮本還待在原地,沒好氣向他揮了一拳,嘴裡嚷著「還不去背她沒見人家不舒服嗎」之類的話,吵吵鬧鬧離開酒吧。



來看病的人比想像中要多,拉長了排隊領藥的時間。檢查完後三人至大廳等候叫號,不善等待的八田卻閒得發慌,附設的電視播著老掉牙的肥皂劇根本無法解悶,決定起身走走:「喂!我要去買汽水。」

「啊……我的可樂就拜託咯。」
「已經夠胖了還喝……會給你買礦泉水的。」
「欸──」

不顧鐮本委屈的叫喚,八田逕自往販賣機的方向走去。因為靠近病房的關係,空氣多了分清冷和寧靜,象牙白的空間裡,唯有機器和他紅橙色的頭髮特別醒目。

八田在橘子汽水和可樂之間周旋了許久,經過內心的拉扯後選擇了後者,還很好心地替鐮本買了油切茶。才想著待會兒要如何調侃他,熟悉身影從其中一間病房走了出來,一抬頭便對上眼。

「……吠舞羅的八田鴉?」
「休息完後請儘快回到工作崗位……室長,怎麼了?」

另一名金髮女子從男人身後探出頭來,八田臉一紅不自覺退了幾步,思緒轉了轉才想起她是草薙口中的冰原女王。警惕之餘不自覺握緊手上的飲料……為什麼青組的人會在這裡?

像是看穿了八田的疑惑,宗像推推眼鏡,從語調中聽不出任何起伏:「下屬的腳受傷剛開完刀,我們是來探望的……放心,並沒有事件發生。」
「哼,有事件的話尊哥早察覺了,用不著你們提醒。」
「畢竟大多事情都是周防引起的。」
「你……」
「淡島,回去了。」

避免無謂的戰端挑起,宗像對八田做了手勢示意不再多說,淡島也只是瞥了對方一眼,之後跟在男人身後離去,徒留八田氣得噘起嘴巴。

「居然敢那樣說尊哥……肯定是他們自己太弱,讓本大爺看看是哪個沒用的倒楣鬼把自己搞到受傷……」

八田壞笑著看向病房的門牌,一行熟悉的名字印入眼簾,勾起了回憶。他驚訝地楞在原地,金亮眸子閃爍不定,直到背後被輕輕一拍才回過神來:「八田哥?」

「唔喔!你、你嚇我做什麼?!」
「是八田哥一直發呆……藥領好了喔。」
「這樣嗎……」

八田將鐮本的飲料遞給他,戲弄的話沒說,沉默倒是多了分,兩人並肩而行。而某項選擇題開始在心中徘徊,直到等電梯的時候八田才下定決心:「我肚子好像有點不舒服,你先送安娜回去吧!」

「咦?沒問題嗎八田哥……要不我打電話……」
「不用!我現在就去掛號!快帶安娜回去,不准跟過來!」

目送活蹦亂跳的八田,鐮本完全感受不到對方不舒服的訊息。恰好電梯門開了,男人只好摁了往一樓的按鈕,不解地歪著頭,嘴裡喃喃唸道:「可是那個方向……是婦產科啊……」

同時間,八田啜飲著可樂,掉頭走回販賣機,更正確是說站在病房前發呆。在心中默唸牌子上的姓名,還真不敢相信……畢竟那時候看上去什麼問題也沒有,怎麼幾天後就躺在病房裡了?

莫非還有其他的傷……為什麼不說……

急躁地跺腳,手上的重量逐漸減輕,等發覺的時候只剩空瓶。這下更煩躁了,一瓶可樂的時間根本不夠思考……八田還考慮要不要再買瓶汽水,手拿記錄版的護士從病房裡走了出來,看見自己猶豫的模樣,甜甜一笑:「病人剛好睡了,恢復狀況很好,別擔心。」

「喔、喔……謝謝!」

既然已經睡了,只是進去看看應該不會被發覺吧……

八田替自己打了強心針,待護士走遠後還不停環視四周,直到確認沒有其他人才躡手躡腳推開房門。

窗簾被拉了起來,只有幾絲微光透過縫隙細細灑在地板上。純白的三維空間寧靜祥和,就連時鐘滴答慢行的聲音還稍嫌嘈雜,平時不顯眼的墨藍色在此時居然給視覺不小的衝擊,就像他不該出現在那裏一樣。

而那人面容蒼白,彷彿死去。

揮去不實際的假設,八田緩緩向前湊近,才正要伸手去拉微微走位的棉被,病床上的人倏然睜眼,一雙湖水藍像是呼應他金褐色的眼瞳,隱隱泛著光:「……美咲?」

伏見的聲音聽上去有些沙啞,乾澀之中還帶有一點致命的吸引。八田茫然地杵在原地,綜合諸多想法後身體才做出結論,還有些彆扭:「……我給你倒水。」

伏見沒有說話也沒有反抗,只是順勢將嘴唇湊近吸管,飲了幾口便不再喝。八田將水杯放回鐵櫃上,刻意避開伏見狐疑的眼神,卻不經意瞥向他的右腳:「啊……」

順著八田的視線,伏見盯著包裹石膏的右腳,毫不在意地聳聳肩:「回去之後沒注意,感染了。」
「很嚴重嗎……」
「小傷,前幾天開完刀,明後天就可以出院。」

當事人一副閒話家常,八田卻擰緊眉頭,表情看上去比伏見還要痛苦。八田忽然覺得有些呼吸困難,吸進鼻腔裡的空氣如同那天陰冷潮溼,自己像是被嵌入凝固的空氣,動彈不得。

相遇,驚愕,突襲,下墜。
極速,恐懼,擁抱,安心。
然後落地,卻不疼痛。

八田的表情扭曲起來,回憶卻如夢魘攀附全身,伴隨自責與愧咎。伏見的心湖泛起陣陣漣漪,因對方痛苦表情加劇更加深刻,掀起波瀾,打出高高的浪花。

真正想傳達的話語卻被高浪淹沒,消失在湖底。

「嘖,連進醫院都不能好好休息……美咲的臉看上去……有種病好不了的感覺。」
「哈?我好心來看你欸混蛋!」
「也不想想是拖誰的福才弄成這副德性。」
「唔……」

八田臉色又沉了下來,伏見的話聽上去令人不爽,卻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要不是他一時疏忽,或許伏見就不會受傷……或是他更早發現、處理得更謹慎,伏見也不用動手術……

他不喜歡在伏見面前過於放鬆的自己。
他想忘記,「只要猿比古在背後,一切都沒問題」的想法。

「醫藥費……我會賠的。」
「……啊?」
「打工後還給你。」

對話稀鬆平常,卻陌生銳利。伏見來不及對答,八田早已拉開門把,徒留眩目的橘紅剪影在對方的視線流連,回歸沉靜。

嘖。

伏見瞇起眼睛,無力嘆息。
如果能正確的把心裡話傳達,一切是不是會不一樣?
如果真實情感不會被名為謊言的荊棘包覆,你是不是會停留?

下雨了。

TBC.

賀文送給還在和總評奮鬥的黫鴞/
生日快樂!
你看看我為了你如此盡心盡力……密集發文在所不惜(X)
我不會說我為了滿足你內心的野獸把文章分成上下章只為了玩騎乘……
我不會說我為了你破廉恥……節操碎一地誰來幫我撿?還是我根本就沒有那種東西←
認識了好幾年的老朋友我也不想去算有幾年了←
所以說……有驚喜到嗎XD
很客套的希望你會喜歡溜(ノ・ω・)ノヾ(・ω・ヾ)雖然精采的還沒出來(並沒有#)

其實這篇文也算和高能的官方致敬/
看完漫畫11話我有一種……在看同人漫的錯覺(還是說我沒錯?)
因為官方賣腐不夠徹底……我決定幫你們補完
誰都別想阻止我玩騎乘
誰都別想(問題發言)

以上/*by假期結束要面對現實的朝雲,苦逼

2013-04-08 : ✿【猿美】短篇 : 留言 : 2 : 引用 : 0
Pagetop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偷偷在這裡祝阿鴞生日快樂///

耶使我有騎乘可以看
耶使我有騎乘可以看
耶使我有騎乘可以看!!!!!!!!!!(欸

阿雲加油/
2013-04-08 00:01 : 太開心語無倫次的琯琯 URL : 編輯
No title
謝謝阿雲(*ˊ艸ˋ*)
總評已經很要人命了、還卡到生日,都沒同學記得我生日也只能自己默默吃蛋糕QQ(爆)

靠喔什麼滿足我內心的野獸XDDD
自己想HS就別牽拖到我身上雖然我確實很禽獸(淦)
等你下篇啦啊啊啊ヽ(゚∀゚ ≡゚∀゚)ノ

我們好像認識快6年了吧?天啊真的超級久!!!
真的很感謝也很驚喜QQ
我每年生日都是網友不知道在治癒什麼啦嗚嗚嗚(ry
2013-04-12 01:20 : 黫鴞 URL : 編輯
Pagetop
« next  主頁  prev »

ABOUT

朝雲

Author:朝雲
關鍵字:猿美/鐵蕾/大叔控
Link自由交換歡迎
更文速率大概是週更
( ´∀`)σ
癿/正常向皆可/百合向少吃
目前猿美(伏八)一直線
二次元>>K(猿美/伏八)/鬼燈(白澤)/妖尾(鐵蕾)/家教(恭彌)/王樣老師(桶川老大)/HTF(軍刺/黃粉)/惡魔奶爸(東條)/V家(GUMI)
三次元>>醫龍(朝院/小池徹平)/福爾摩斯(電影/BBC)/The mentalist(Cho)/神探伽利略(福山雅治)
搭訕專線
plurk:wl00456882

PLURK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