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CWT34猿美新刊《幸福論》

部分試閱&插圖試閱

*子供系列【男孩節】

圓潤玉石般的金陽,替軟雲鑲上細細金邊。而晚春的陽光特別溫柔,就算平時冷峻肅穆的大人,在接受春陽洗禮後,都會變得可愛吧。更別說是孩子,純淨笑臉一如溫和春日,散發治癒人心的能量。

蓊鬱翠葉篩出零碎細影,沿著水泥路壓出淺淺拓印。那名擁有橙棕色短髮的男孩穿梭於流影間,兩手抱著皮球,輕步哼著歌,笑容像是剛烘烤完成蜜糖餅,適合佐上一杯伯爵茶,才足以化解甜的膩。

數完二十個方形門牌,男孩最終駐足於一幢有著墨藍色屋頂的房屋前。他盯著上頭依序掛著午夜藍鈷藍蔚藍淺藍艾莉絲藍等好多種他無法分出差別的藍色鯉魚旗許久,才走向門口和門鈴高度一決高下。

經過左蹦右跳的努力,男孩最終用球「砸」下門鈴。鈴響之後,便誇張地深呼吸一口氣:「猿--比--古--我來找你玩了喲!」

他等了一會兒,門內沒有動靜。男孩於是倒退了幾步,打算再砸一次門鈴。幸好,球出手的前一刻,有人來開門了:「唉唷猿比古你是怎麼了和個老伯伯一樣現在才……欸?」

皮球咚咚咚地滾入花叢中,而男孩現下的表情完全可以用瞠目結舌來形容。出乎意料地,應門的竟是一身淡粉色和服,恍若自櫻花林沐浴而出的女孩。更重要的是,她還和好友頂著一張相同的臉!過長的墨藍髮絲、透白的臉頰、沉著的眼神……

太不夠意思了!猿比古怎麼都沒告訴自己他有個雙胞胎姊妹!

男孩搔搔頭,對上墨色眼珠時臉頰「刷」地翻成赤紅,連說起話來都支支吾吾:「不不不不好意思……那個、我我我……請問猿、猿比古在不在啊?」

對方看了他一眼,然後把頭垂得低低的,抖著身子不說話。面紅耳赤的男孩瞬間不知所措,莫非是嚇到她了?!

「對、對不起!我講話太大聲了嗎?唔啊啊跟妳道歉了不要哭哦……臭猴子快出來!你姊姊或是妹妹在哭啦!」

手忙腳亂的男孩完全不曉得該怎麼安慰對方,只能頻頻向屋內呼喚,畢竟他實在不太會和女孩子相處(才不是怕女孩子!)半晌,好不容易有人回應,卻是陌生的女性嗓音:「小猿,外面是誰?」

「聽起來像是美咲的聲音呢……猿比古,快帶人家進來呀!」
「原來是美咲嗎?那小猿快點帶他過來!我這裡還有七套衣服還沒試……」

歪著頭,男孩好一陣子才分辨出是好友的媽媽和阿姨在說話。不過好奇怪啊,她們不是在叫猿比古嗎?明明開門的是漂亮的小女生……

「小猿!你還在磨蹭什麼!我都還沒拍照呢……」

跫音漸進,女孩不禁咋舌,迅速抓起男孩的手,不由分說直往外頭跑:「可惡……美咲,去你家!」
「妳妳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笨蛋,你看清楚一點,是我。」

男孩瞪大雙眼,做了一個難以言喻的驚訝表情。

八田美咲(八歲),在五月五號兒童節一大早做了件令他想鑽地盾逃的蠢事。
伏見猿比古(八歲),憋著笑意並彆扭地穿著女性和服在水泥路上奔跑。


*夏日祭典【迷蹤、妖怪與花火】

「啊、可惡……又失敗了。」
「笨手笨腳的美咲當然不可能撈到魚。」
「哈?死猴子你有種再說一次……不管!再玩一局!草薙哥!請讓我預支下禮拜的零用錢!」

八田憤而起身,差點被一旁破魚網堆絆倒。然而轉過頭去,背後只見來往行人,不僅周防、草薙、十束等人不知去向,就連右手邊的鐮本也不曉得何時換成年約七歲的小男孩,嘴裡含著糖,裝著滿滿一盆子的金魚。

「欸?人呢?」
「在美咲玩瘋的時候去祭典台了。」
「我為什麼都不知道?!」
「你又沒問。」
「……你不會主動提醒一下嗎?!」
「這種事也要人提醒的美咲真是小孩子。」
「……你才小孩子!呿,我頭都疼了……跟你說話真是有夠累的。算了我不玩啦,我要去找尊哥。」

八田咬了一口早已化開的香蕉巧克力,連頭也不回,逕自融入人流中。愕然如伏見,遲疑地望著他的背影,心中不快化為一聲嘖,順手將方才撈獲的金魚全數投回水中。

魚兒出水的靈響、攤位的叫賣聲、家庭的對談、戀人的笑語,此時此刻都和伏見格格不入似的,太喧囂。伏見知道,他的世界不需要太多的聲音,僅需要那人演奏的音符--哪怕只有心跳--就足夠了。

諸多雜音讓他想戴上耳機靜心,代替耳塞。然而,另一頭耳機的主人、曾經只為他演奏絢爛樂音的人,早已成為他追逐的背影,漸行,漸遠。

伏見悻悻然的瞄了眼終端,暗暗嘲笑自己竟浪費了這麼多時間在徒勞無功的挽留上。一雙木屐叩出寂響,迴盪內心的空寥,兀自單相思。

驟然,另一雙充滿生氣的叩地脆響,直奔而來。

後背被推了一把,突如其來的舉動差點使伏見站立不穩。正惱火著要回頭罵人,卻發覺對象是意料外的橙棕色身影,不禁收斂拳頭。原來兩人之間的最短距離,還能是十一公分的身高差嗎?

「喂!你怎麼沒跟上來啊?還害得我跑回來找你……」
「我……」伏見緊抿著唇,最後才勉強吐出幾個字:「我要回去了。」
「哈?你要走了?現在才幾點啊……以前不都一起看完煙火才回去的嗎?」

伏見覺得這句話很諷刺,扎在心上疼得他近乎窒息,於是旋身,不再去看八田臉上的天真表情。只怕再對上眼,他便會失去理智咆哮,嘶吼那換不回的曾經。

往年的夏日祭典,只有我和你啊,美咲。

八田的性子本已被磨得不耐煩了,現下伏見不但不回話還準備一聲不響落跑,種種舉動急得八田直炸毛,說起話來像是用吼的:「喂!幹嘛不說話?死猴子笨猴子臭猴子!到底在鬧什麼脾氣啊?!」

眼看伏見不回應,八田下定決心要耗到對方肯回話為止,於是緊緊地跟在他身後,不時還用哇啦哇啦的囉嗦攻勢轟炸伏見:「猴子!我們一起去和尊哥看煙火嘛!」

「難得夏日祭典你就配合一下啦,別老是那麼陰沈!」
「猴子--猴子--猴子--」
「現在過去還來得及喔!我們可以買盒章魚燒來吃什麼的……你不是喜歡吃肉嗎?不然買烤魷魚?」
「不然我請你嘛,要玩遊戲也可以……但是射中了娃娃歸我喔。」
「你再不跟我走老子就不客氣啦!想挨揍嗎?」
「……猴子你的衣帶掉了內褲破了紅屁股被看光光啦。」
「他媽的伏見猿比古老子軟硬兼施連黃段子都講了你現在是怎……唔唔唔幹嘛突然停下來!」

方才還喋喋不休的八田揉揉鼻子,沒幾秒又開始破口大罵:「痛死啦!要停下來也不說一聲!想打架就來啊?喂!別人在說話給我轉回來認真聽!」

意料之外,伏見這次很聽話地旋身正視八田,隨後卻垂下頭,嘆氣,咋舌。尚未釐清狀況的八田歪著頭,茫然盯著伏見,再看看昏暗的四周,恍然大悟「喔」了一聲。

扯嗓叫賣的攤商不曉得何時換成肅寂的樹木,哨兵般處處聳立。敬業卻死板的燈泡黃光也換為珍珠色銀紗,樹影疏落,月光圓潤柔和地灑在鬆軟泥土上,淨化寧謐的土壤,也撫平兩人的情緒。

其實迷路也是件挺浪漫的事。


驅魔師x狐妖paro【家】

深秋的雨季,幽黑烏雲像是濕答答的抹布,天空徒然擰扭無止盡的雨水。透明珠子打在合掌型屋頂,演奏一首無名歌。屋內,氤氳水煙蔓延而上,沸騰的茶水躁動壺蓋。墨髮青年提起茶壺,於瓷杯注入八分滿的煎茶,滿意地嗅了嗅。

「成功了嗎?」
「想喝?」
「好苦,我不要。」
青年聳肩,一邊將碟子推給對方。他笑了笑,上前抓了一塊煎餅:「猿比古最好了!」

親愛的,請讓我分享一個故事。它不會太長,篇幅恰巧容納兩個心靈相依的戀人;它有些苦澀,但是底部有尚未溶解完全的砂糖;內容有些黃卻不會太黃,一點點小清新。

這是一則,關於驅魔師和狐妖的戀愛故事。

插圖試閱_convert_20130720004701

*試閱以上,感謝閱讀///*
*預訂頁點我//*

2013-07-20 : ✿【猿美】短篇 : 留言 : 0 : 引用 : 0
Pagetop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Pagetop
« next  主頁  prev »

ABOUT

朝雲

Author:朝雲
關鍵字:猿美/鐵蕾/大叔控
Link自由交換歡迎
更文速率大概是週更
( ´∀`)σ
癿/正常向皆可/百合向少吃
目前猿美(伏八)一直線
二次元>>K(猿美/伏八)/鬼燈(白澤)/妖尾(鐵蕾)/家教(恭彌)/王樣老師(桶川老大)/HTF(軍刺/黃粉)/惡魔奶爸(東條)/V家(GUMI)
三次元>>醫龍(朝院/小池徹平)/福爾摩斯(電影/BBC)/The mentalist(Cho)/神探伽利略(福山雅治)
搭訕專線
plurk:wl00456882

PLURK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