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美】Pinch me!(14桃子生賀)

-Pinch me!

00
活在由謊言構築成的骯髒世界裡,你會相信誰?

01
他盯著藍冰色的試管,裡頭的透明液體鼓譟喧囂,卻在新生的泡沫響滅後趨於平靜,從側面看來形成普通的圓切面。男人咋了響舌,將飯盒裡最後一塊人造肉送入口中,咀嚼、嚥下──並無刻意感受食物的美味或香氣,只是將進食的動作視為維持生命的必要形式。他接著將剩餘的冷凍蔬菜丟入垃圾桶,連同失敗的試管一起,留一旁同事慌張地將管子撿回來,嘴裡還嘟囔著:「伏見先生這些是要分類的啊……」

被喚做伏見的男子頭也不回,步入個人實驗室。本就纖瘦的身體披上白袍後更無生氣,蒼白的臉再加上熊貓眼像是某部恐怖電影的殭屍,尤其在寬敞無人的空間中,冷凝一般的空氣增添詭譎氣氛。他失重倒入廉價沙發,要不是頻頻咋舌,不知情的路人甲乙丙或許真會將他當做無生物。

他翹著腿想小休,處於清醒狀態只會讓他更厭惡這個世界。誰能預料受人類污染而骯髒不堪的生態系會有瓦解的一天?(若是有,應該也是懷著逃避的心情,不願接受更無補救)氣候極端、生物變種、糧食減產,各種衝突、戰爭、掠奪將最深沉的醜惡人性攪上檯面,難以遏止。在這失序的世界裡,他被賦予科學家的身分,然後被依賴、被期待能夠重整崩壞的結構。

首先是從數十萬種無機物取未知數量合成食糧以維持罪魁禍首──人類──的生命。熾熱高溫與極度低溫淘汰各類禽畜,昆蟲界瀕臨解體,甚至一天能從受油汙與粉塵覆蓋的海洋撈上數千隻海洋動物的屍體。於是他們必須亡羊補牢,自以為回頭是岸,殊不知到頭來必定會淪亡於貪婪,卻還是緊緊攀著所謂「希望」的線繩,自我洗腦線頭的另一端會有曙光,不會是絕望。

嘖。

沙發硌得背疼,思緒反而愈發清醒。所以當他看見在諸多實驗器材夾縫中求生存的小生物,以為是自己寫實幻想中的產物。但是在這個小東西蹦蹦跳往改良後的水果堆竄,然後被鳳梨刺扎到手大叫並踢將其踢下實驗桌後,伏見便發覺眼前上演的不是腦內動畫,是真切的實境秀。

「痛……欸欸欸?嗷!放我下來!」

他捏住小東西的領子隔著鏡片仔細端詳,生物的外型和人類沒有太大差異,除了尺寸能夠一掌盈握這點,他有著小鹿色的短髮,肌膚的觸感像初生的嬰兒,還有一雙與自己截然不同而炯炯有神的琥珀色眼睛,以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小嘴,輕薄的淡粉色長袍無法掩蓋水蜜桃的香氣,天然純粹,與他背後鐵櫃內的人工香氛不同。

出於本能,他毫不客氣地舔了這小東西一口。並沒有想像中的甜膩味,但皮膚泛起淡粉色的色澤,看上去更像真的水蜜桃了。

「你……明明看起來像水蜜桃,卻想吃鳳梨?」
「髒、髒死了!還有,誰規定從水蜜桃堆出生就一定要喜歡那種又甜又軟吃了會膩還黏糊糊的水果!鳳梨不但看起來帥氣,還可以在很熱的地方生存,多酷吶!」
「桃太郎?」
「別給我起那麼俗氣的名字!我叫……咦……我叫……」

懸在半空中的小生物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話來。伏見打開銀灰色的容器,從中夾取棉花球舖成墊,和冰冷的桌台相比,簡陋的棉花團已經足以提供光溜溜的小屁屁安慰了。(是的,這傢伙除了一身大小不合的長袍外,什麼都沒穿)。伏見輕戳他的臉頰,觸感大好:「不記得名字?總該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我就是我啊……我是……我、那你又是什麼!」
「人類。」
「那、我應該也和你一樣是人類。」
「你不是,沒有人類像你這麼小的。」
「唔……人類又沒有身高限制……你這個臭……臭猴子!」

看得出來小東西勉強從自己胸前名牌的字找一個唸得出的,嗯,在罵人不輸陣這方面值得鼓勵。但是要叫他什麼呢?總不會是桃子吧。伏見掀開小生物的衣袍,在對方又驚又羞兼舞動四肢且無謂反抗的連串動作干擾下,總算找到衣服內側的印有「422」的標籤紙。
「在你想起名字前,你叫做422。」
「難聽死了!」
「你能起個更好的?」
「哼……我的原名肯定比猴子好!」
「不是猴子,是猿比古……不識字的422。」
「我看得懂!你這個……什麼猿比古的!」

脆生生的音節勾起了什麼,如一閃而過的卵石波動湖面,激起漣漪瀲灩。伏見楞了楞,腦內映射出模糊的畫面,如燭光閃爍,心中一股說不上的什麼。所以他只是向對方重述自己的全名,然後諦聽他的複誦──熟悉卻無從回憶的叫喚。

02
關於小生物突如其來的造訪伏見並未向任何人提及。而身邊同事發現他待在個人實驗室的時間更長了,甚至還會把沒吃完的便當帶進去。並且,他們驚訝的發現丟出來的只剩下紙餐盒,被視為垃圾附屬品的青菜竟然不見了。

正當研究所謠傳著「伏見先生是不是中邪了」或是「難道真正的伏見先生被外星人綁架了嗎」之類的都市傳說,從上司那裏發過來的急件公文止住眾研究人員的舌根,恐慌與低氣壓凌駕整個氛圍,震撼之大甚至衝擊以往淡看各種消息的伏見,然後撕了那份公文。

「猿比古,你再教我認些字,還有我能不能再吃些……猿比古?」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欸?」

他驚愕地倒退幾步,還差點踩到委地的長袍。伏見墨冰色的眼瞳中有自己看不懂的東西,從第一次見面以來,他認知中的伏見沒有情緒起伏,是一個對任何事情都淡然應對的人。(他甚至能維持一號表情把遊戲打完呢。)然而現在,他看得出伏見在顫抖、一種懼怕和憤怒混雜,背後似乎有看不見的怪獸在侵蝕他。

面對陌生的伏見,他感受到恐懼。

「我……我之前說過,我不知道、我忘了哇……」
「……嘖。」

如浪飛湧的白袍「唰」地一聲掩去伏見的背影,還來不及反應,伏見已然步出實驗室。小生物小心翼翼地沿著桌腳滑了下來,撿拾與拼湊紛飛的紙張。當他以有限的字彙量閱覽文件後,暗湧騰卷,零碎的記憶殘片拉扯感官,劇痛中他想起了一切,包括和伏見比起來一點也不帥氣的名字,包括他的身分與為什麼會在這裡,包括比這個醜陋世界本身更為醜陋的本質。

03
活在由謊言構築成的骯髒世界裡,你願不願意相信我?

04
實驗室的燈還亮著,面對自己一天要待上數小時的空間,居然有一種不確定的違和感在蠶食自己。他看向他為他安置的寢間,那小東西抱著吃剩的鳳梨,嘴角殘存金亮的汁液,大大方方地睡著了。伏見想從他手中取去果肉換為薄被,淺眠的小東西翻了身,揉揉眼,醒了。

「猿比古……你去哪了?」
「工作。」
「啊……那個,我想起來了,名字。」
「……」
「雖然很奇怪,但你聽我說……我的名字是八田美咲,你以前喜歡只叫我後面的名字,用一種奇怪的聲調,像是美──咲──之類的,雖然我覺得你忘記了……然後,我是來救你的。」
「記得那天嗎?我會變成這樣,是被那群混蛋抓去當做實驗品,你也看到編號了吧?你因為頭腦特別好使被帶去當研發員……被洗腦,然後忘記我了。所以──!」

器材被刷下桌面,鐵器塑膠玻璃哐啷作響,五顏六色的液體混雜,蔓延靴子前緣,染透了雪白。化學藥品的刺鼻氣味另他聯想到煙硝,一種即將引爆的前兆。八田被摁在實驗台上,體型上的劣勢讓他無法反抗:「猿比古……你到底去哪裡了……快放手……」
「你……別再說了……」

「公文寫的是什麼意思?新型病毒?超級細菌?」
「我以為上面寫得夠清楚了……伏見,你應該知道外界情況越來越糟糕了吧?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增加糧產就能解決的,危害人類存亡的,會是無法根治的疾病。」
「……嘖。」
「難道你……伏見,你看到了什麼?幻影?」
「……」
「幻覺是病癥之一,莫非看到非生物的東西?」
「……不是幻覺。」
「伏見,和你同樣案例中患者也認為眼前是真實的東西。很真實,摸的到,有思想,甚至會和你對話,但那只是你幻想出來的東西而已。仔細想一想,應該會察覺到奇怪的地方,或是連結不起來的部分。」
「……結果?」
「欸?」
「那名病患。」
「啊……活過來了喲。」
女子露出狡狎的笑容。
「只要殺掉就好了。」
「荒唐。」
「伏見,還記得叔叔嗎?身為叔叔兒子的你繼承了同樣病症的基因,當初要不是因為叔叔沒能下定決心,才──」
「閉嘴。」
「你會殺死幻影的吧?伏見。」


他的笑無奈而蒼涼,一切理論被推翻,所有存在的實物扭曲變形,色彩和一切明亮的無機體被捲入黑洞,四周闃黑死寂,唯一有實感的卻是被稱作幻影的生命、自小小身體鼓發而出的心跳。諷刺的是,他握得住的叫謊言,看得到的是泡沫一般的東西,所體會的全是幻覺。

「你……不是真的。」
「那什麼是真的?」
「……什麼?」

被漆黑帷幕裹住的世界那般寒冷,一抹光點卻自他的手心擴散開來,他的救贖用米粒大小般的手掌輕捏他的指尖:「什麼是假的,你又相信什麼呢?有本事的話,你去找給我看啊!被自己恐懼嚇傻的膽小鬼……才不是我認識的伏見猿比古啊!」

再濃稠的黑夜都被繁星綴點,再冷的天他專屬的小暖包依舊會溫暖他的手心。是了,我早就知道你不是真的,你只是我妄想中的理想產物。你的大小和巧克力夾心餅差不多,雖然不能轉一轉但還能舔一舔和泡一泡;你的身上散發著桃子的香氣,雖然不能直接入口,但還能戳著玩肌膚吹彈可破。但是,就算可以吃又可以玩,我卻感受不到擁抱的實感。或許你會和我吵架拌嘴,但我永遠無法用吻堵住你喋喋不休的唇。你和他共同的連結除了外型以及單細胞這點,還有能讓我啞口無言的天外一筆。對,差點忘了這副表情,每當分離的時候你的臉揪成一團醜死了,哭什麼?要我去找「他」的人是你,呆子,不准哭,不,哭的人不是我。

05
在這個以謊言為鋼筋、以欺瞞當水泥、以偽善作建材的世界裡,我相信初誕而純白無暇的──

06
視線模糊,像蒙了層紗,少了眼鏡再加上初醒狀態,裸眼的視力並不可靠。他推測自己躺在自家床上,因為枕頭和床墊的軟度一如往常,空調運轉的頻率無變調,鬧鐘的響聲也是某人調的熱血動畫OP。他動了動脖子,好像有點落枕,連轉頭都有些吃力。他按掉鬧鐘,從床頭摸了摸眼鏡,本以為會看見呼呼大睡的夥伴被自己的口水淹沒,卻沒想到對方用一種近乎驚訝的表情看著自己。

「……看什麼。」
「猿比古……你哭啦?」
「你做夢。」
「不對,我看得很清楚,你肯定哭了。怎麼啦?作惡夢?要不要我拍拍你呀。」
「是啊我是哭了所以美咲用身體安慰我吧。」
「哈,承認了。」因為早已習慣或輕浮或帶刺或不堪入耳的發言,八田並沒有如伏見預期炸毛,張開不長而精瘦的手臂勉強攬住大自己一號的夥伴:「真遜。」

伏見沒有反駁,早安吻足以代替多餘的言語。對,在你面前我永遠是個遜咖,雖然能和你針鋒相對打鬧廝殺,但是說情話的時候會咬舌結巴,偶爾還會被你可愛的表情瞬間秒殺以至於呼吸不順心跳漏拍。但我再遜的都知道肚子餓的時候不能放過美食,尤其是和夢境不同,放大版且能抱能玩還能吃的桃子。

FIN.

桃子生日快樂!!!(´///☁///`)
在陰錯陽差(?)之下我不要臉還自告奮勇寫文……希望你會喜歡QQ
對不起雖然不是團兵但有桃子美咲(???)
桃子人美心更美,從第一次見面就覺得「哇好有氣質的大姊姊天啊人好好而且好溫柔哦哦哦哦」
覺得能夠當朋友真是太好了。・゚・(つд`゚)・゚・
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土下坐)

然後偷偷說一開始想要以桃子的名字為主軸,本來應該是開開心心的水果守護精靈(?)與變態科學家(喂)的傻白甜蠢萌故事,不知不覺就被我給……)ry
對不起,下次......會更歡樂的(討揍)
標題的話直譯是捏我……但我是取其義,伏見希望美咲「叫我醒來」那種感覺
還有雖然很明顯但還是說一下標籤數字422是生日日期!
……還有我就是在黑阿耶,但是我很喜歡伏見爸,真的……超喜歡的(閉嘴#)


以上///*閱覽感謝

2014-04-22 : ✿【猿美】短篇 : 留言 : 0 : 引用 : 0
Pagetop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Pagetop
« next  主頁  prev »

ABOUT

朝雲

Author:朝雲
關鍵字:猿美/鐵蕾/大叔控
Link自由交換歡迎
更文速率大概是週更
( ´∀`)σ
癿/正常向皆可/百合向少吃
目前猿美(伏八)一直線
二次元>>K(猿美/伏八)/鬼燈(白澤)/妖尾(鐵蕾)/家教(恭彌)/王樣老師(桶川老大)/HTF(軍刺/黃粉)/惡魔奶爸(東條)/V家(GUMI)
三次元>>醫龍(朝院/小池徹平)/福爾摩斯(電影/BBC)/The mentalist(Cho)/神探伽利略(福山雅治)
搭訕專線
plurk:wl00456882

PLURK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