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美】記憶廢墟02(試閱FIN)

-記憶廢墟。

醒來的時候,伏見已經不見了。散發湛藍光澤的冰砌窗台晶亮平滑,一點痕跡也沒有,顯示入侵者的優雅與從容。暫時神遊的火精靈被飢腸轆轆的肚子喚回現實,他才想到從昨天到今天他都還沒好好吃過一頓,也不曉得自己睡了多久……他不熟悉青國的時間變化,不過窗外清藍透亮,給他的感覺和赤國亮紅色的早晨一樣爽朗,也許時間還早。

有禮貌的火精靈打算將被子摺為豆腐乾,下床前他做好心理準備迎接刺冷的冰磚地板,然則接觸到的是柔軟包覆,而他低頭查看時不禁嚇得將腳ㄚ子縮了回去。畢竟他從未看過這麼多的小娃娃(註),活的,在地上或走或跑--每一隻都長得和伏見十分相像。難道他誤入了某本童話書?自己其實是格列佛,他們是娃娃兵?還是系統出錯把自己當成了愛莉絲而伏見是柴郡貓?再不然就是上演本年度最催淚劇情,自己飾演可憐小男孩而雪狼有個名字叫萊西。

過於沉浸腦內幻想,八田並沒意識到腳踝發癢的原因是源自於努力的娃娃們,正分工合作幫他套上絨毛襪子,而另一批恨不得把他脫逃的雙腳送入兔寶寶拖鞋,發出「啾」或「嘰」的抗議。八田露出疑惑的表情,顯然語言不通。然後他看見所有娃娃一致對他搖搖頭,以擬聲詞交頭接耳,看來並不指望自己的理解。

被晾在一邊的八田覺得有種微妙的挫敗感……被區區娃娃當成笨蛋什麼的。

於是他決定不去搭理那些娃娃,逕自下床找外套穿。誰曉得左腳甫踏地,娃娃軍團暴走似地全往他身上撲。嘴裡嘰嘰喳喳這點八田還能忍受,但他不能接受自己的衣褲被扒光!遺憾的是,在火精靈來得及反應以前,娃娃們早已團結地壓制住他的四肢,或解開其上衣鈕扣,或將褲子往下扯,或把白熊造型毛帽往他頭上套,或換上粉色系新套裝(不但袖口有絨毛,還有好多蝴蝶結)。經過一番折騰,訓練有素的小娃娃們滿意地點點頭,一個接一個疊成塔,替他打開房門,表示功成身退。

「……」

火精靈苦著一張臉,覺得自己穿得像小女生。但一向準確的直覺告訴八田回頭並不是好選擇,因為門邊的氣場讓他毛骨悚然,只能悻悻然往前走。幸運的是他記性不好,尤其眼前壯觀的景象立刻讓他忘卻不快遭遇--如夢似幻的冰藍世界。

原本自己待的房間還有非冰塊做的物體,然而房間以外是純粹的冰宮,所有東西皆以冰砌成。包括地磚、燈珠、樓梯、扶手、雕飾……任何一個他唸得出名字的都換上嶄新外衣,顛覆他在赤國所有的認知。八田興高采烈地轉了一圈,這裡和赤國宮殿比起來更寬敞,玩滑板根本不成問題。如果請伏見用魔法造出大型U管,他甚至能完成好多次卡巴雷洛式!

「太酷了……早知道就把滑板唔哦哦哦--」

不諳冰性的火精靈腳步沒踩穩,開始表演滑冰秀。在他以三倍速瀏覽完二樓全貌前,雪白色的毛球以四倍速從一樓衝了上來而冰精靈以五倍速緊追在後順便補上一腳,一番明爭暗鬥後終於將失控的火精靈攬入懷,順道在對方沒發現的情況下向輸家露出輕蔑的眼神。

「哇喔,嚇死我了。」
「……你是笨蛋嗎?」對方埋在胸口的臉看起來太可愛,伏見清清喉嚨,慢條斯理地將八田擺正。
「一不注意就……嘿嘿,反正你接住我了,謝啦。」八田搔搔頸子,一副剛從遊樂園玩完自由落體,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話說你房間那群娃娃是怎麼回事啊……怪恐怖的。」
沉浸在前一句對話的伏見心想,我不接住你,難道要讓那隻不狼不狗的傢伙碰你嗎?不,那種好事僅限於牠發現你那一次,是通融,永遠不是常態。至於第二個問題,他早已想好說詞,不過有些壞心眼:「什麼娃娃?房間不是只有你一個嗎?」
「欸?可、可是,剛剛有好多長得很像你的娃娃脫……幫我換衣服,還自帶開門功能!」
「我從來沒遇過那種情況。啊……該不會……」
伏見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八田想起以前十束大臣在營火晚會講鬼故事時用的就是這副表情:「等、等……不會是那那那裡住過什麼精靈然後想、想不開在裡面……」火精靈紅潤的臉瞬間慘白,扯住帽子兩端垂下的毛球:「你、你快回答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啊!!」
伏見向八田勾勾手,像是要說什麼秘密似的。後者嚥下口水,緊張兮兮地將耳朵湊過去,聲音不自覺壓低:「是、是什麼事情?」
而對方深呼吸一口氣,語調放慢,每一個字都說得很清楚:「什麼事也沒有。」
「……欸?」
八田的表情定格,或許是腦袋死機。伏見忍著笑意,盡量保持冷漠:「衣服是我叫他們幫你換的。」
「原來如此,幸好不是……不、不對!你耍我啊?!」
「全是你捏造的,我一句話也沒說。」世界上的魔法太多種了,而八田不曉得的其中之一叫做同步魔法。如果他知道伏見可以透過那些小娃娃看見自己驚惶失措的樣子,大概會想要鑽洞躲進去。至於當事人是否威嚇小幫手們如果沒完成任務就要剁手斷糧什麼的,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別想了,快下來吃飯吧。還是需要我扶著你?」

「我自己會走!」為了表示自己學乖了,八田攀著扶手,一步一步數著階梯。認真如八田並沒注意到一旁有兩雙眼睛正緊盯著自己,以防他再次滑跤而某一方取得可趁之機。

而微光透入花窗,幽藍飯廳湛著虛明。長桌上佳餚油油亮亮,八田覺得自己受到貴賓般禮遇,甚至比赤王還要尊貴。不過當八田看到那張以冰製成的椅子,臉不由自主垮了下來:「猿比古……能不能給我座墊啊?」

「怎麼了?」伏見傾身靠著嵌入深藍花瓣的椅背,慵懶地接過小娃娃們送上的咖啡。
看著伏見若無其事把笑臉拉花攪得扭曲,八田心中很不是滋味:「你、你別仗著冰屬性欺負我啊!這坐下去我屁股都要凍僵了!」
「不如試試?」維持一貫優雅,下刀如手術般肢解雞肉:「再耗下去湯就涼了。」
「你真的……超過份啊。下次你來赤國我要讓你嚐嚐火烤屁股的滋味!」向伏見做了一個鬼臉,八田閉上眼睛,戰戰兢兢就座,準備好各種顏藝:「啊啊啊啊冰死我……欸?」
左扭,右扭,摸摸椅面,敲敲椅背,卻不如預期中冰涼:「咦?這不是冰塊嗎?」
「魔法做的。」
「好、好厲害!」八田盯著椅背裡的淡紫色鳶尾花,覺得不可思議:「這是怎麼弄進去的啊……猿比古你超強!」
「再不吃我就叫他們幫你收盤子了。」
「欸、等一下啊!我吃!」對於自己面前擺著大份蔬菜沙拉而對方是烤肉拼盤沒有一絲疑問,如追蝴蝶的孩子沉浸爛漫花園,八田的注意力全被華麗裝潢吸引住了,就連伏見用湯裡的番茄綁架他碗裡的肉丸也沒發覺:「如果我也能有這樣的家就好啦……」

這樣的家算什麼?只要你開口,要摩天輪我也能造一個給你。要知道,再漂亮的裝潢,如果沒有你的存在也只是偽飾。就算這裡真的像你所說灑滿鑽石,能彰顯其價值的也只有踐踏其上的你而已。可惜的是,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有多重要。伏見默默幫八田斟滿柳橙汁,順道送上烤肉三明治:「快吃吧,待會有你忙的。」

「可以去找藍玫瑰了嗎?」嘴裡塞著小番茄,有些口齒不清。
「類似,但不是。」用紙巾沾去對方嘴邊的汁液,伏見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白雪皚皚,細雪閃爍淡藍色微光,恍若冒失仙子打翻滿簍子水晶。隔著手套掬起一彎沙雪,感受布料另一端摩挲的涼意,像接受大地禮讚般虔誠:「你們青國真好啊,在赤國我只能捧著黑碳。」
將水色魔法石塞入八田嘴裡並檢查頸子是否好好藏入圍巾,待確認小麥色肌膚沒有暴露寒霜的疑慮,伏見才滿意且俐落地打上蝴蝶結:「別傻了,也不想想當初誰差點凍死在這裡。」
「哈,我現在有魔法石的力量,就算不穿這些也不會覺得冷……」不服氣的火精靈作勢扯掉圍巾,卻被沉著一張臉的冰精靈駁回了:「……你敢?」
「幹嘛露出這麼恐怖的表情……」
「嚐嚐這個?」伏見隨意抓了一把雪塞入八田後頸,惹來預料中的嗚嗚怪叫。被害者一臉委屈地看著他,主謀卻事不關己的聳聳肩:「如果這樣也沒問題的話,歡迎你在雪地裸奔。這裡只有我和你,不用擔心妨害風化的問題。」
「知道就是了嘛……別再塞冰過來了!」

伏見輕哼,這才收回剛用魔法造好的冰磚。如果這個精靈傻到以致於不曉得自己有多麼珍貴,他會不惜一切擁護這位沒有自知之明的小國王。因為對伏見來說,他就是水,是陽光,是集合生命中的不可或缺。如果說對方是天堂,那他願意放下無神論的自傲,祈求赦免原罪只為躋身入場的列隊。反之,他願意遁入地獄的囹圄,只為一睹淪為墮天使的他。

「話說猿比古……我們待在這裡做什麼?」
「堆雪人、打雪仗。」
「哈?」
「還有溜冰、釣魚。」

八田不解地歪著頭,直覺告訴他嗅到了淡淡的玩弄味道。然而經驗十足的謊言家板起臉孔,比任何一位老師都要神態嚴肅,更比任何一位政治家來得道貌岸然:「美咲,你不懂,尋找藍玫瑰的路並不如你想像那樣簡單。」做些停頓,雙手抱胸,聰明如你,知道哪些小動作可以騙過一無所知的笨蛋:「藍玫瑰生長在雪山上,那裡的環境險峻,低溫會凍結你的耳朵和鼻子,掉下來給狼當點心正好。就連你的吐息都凍成碎冰,不用訓練就能習得吹雪技巧。」眼神堅定看著對方,不要露出笑容。當你發現平時話嘮成性的笨蛋聽得目瞪口呆而一語不發,你知道你成功了:「所以,在這之前,你必須習慣這裡的天氣。」他撇了眼雪地,補上最後一句:「從堆雪人開始。」

佈道成功的結果是就算你拿著一張寫有「他只是想要玩玩你(或是和你玩)」的大字報在信徒面前晃,他會撕爛那張紙,甚至不顧形象的向你啐口水,罵你一派胡言不安好心意圖不軌,然後繼續屁顛屁顛跟在表為佈道者實為謊言家的後面晃。而可憐如你還要忍受後者一臉鄙視對你比出勝利手勢。

「真不愧是猿比古!想得真周到!快教我怎麼堆雪人!」

推了推眼鏡,伏見有模有樣地開始講解步驟。而八田津津有味聽著,覺得眼前這位同齡教師教得比學堂老師還要好上很多倍。他向一旁追著自身尾巴的雪狼招手,替牠拍拍身上殘雪:「走,我們去找樹枝和石頭。」

「等……」
「不,猿比古你已經夠辛苦了,應該先休息一下!找材料這種小事交給我們去做就行了!對吧?」八田揉揉雪狼毛茸茸的臉,露出信心十足的笑容:「好咯!出發啦!」

如果雪狼能說話,大概會出現如此對話框:「哈,現在誰贏了來者?」

伏見黑著一張臉,肅殺之氣足以剃光敵人全身上下的毛,讓牠自卑好一陣子--不過他會等八田被送回赤國再開始復仇計畫。而智商之高以致於讓計算儀爆表的精靈知道暴力不能解決問題,面對只會裝傻賣萌的競爭者,他有更好的籌碼可以贏回八田注意。造出冰鏟與桶子,以雪為基底,就算不依賴魔法,要建築一座迷你城堡對伏見來說易如反掌,更別提之後他的獵物會如何睜著水靈靈的眼睛將崇拜之情一覽無遺。

十分鐘之後,他照腦內設計圖造出城堡本體;十五分鐘後,他加上一環城池;二十分鐘後,他架設許多小型砲台;四十分鐘後,模擬市民進住村莊,他還培養出菁英部隊和稀有植物,但觀眾還沒回來,這很不妙。

依循對方留下的腳印,任由不安蠶食早已殘破的內心。伏見試探性喊著八田的名字,得到的卻是幽幽回音。他不否認自己自視甚高,因為自認尚未遇過無法解決的難題--就算有,他也相信自己已經好好處理--他以為徬徨和無助不會來探望自己,卻早該預料當八田美咲踏進他領地裡那一刻,已然連帶多餘的情感瓦解他劃的界線了。

嘖……早知道馬上把你送回去。你早就該滾出我的世界,出現在這裡本身就是錯誤,你還能再笨點嗎?突然出現算什麼?現在莫名其妙消失又算什麼?你知道嗎,你的笨會傳染給我,會把我的智商拉到和你同樣水平,變得同樣蠢、同樣魯莽,甚至無法自制。對於你,我早已把所有塞進深不見底的箱子,為什麼要逼我把它翻出來?你的存在時時刻刻提醒我多麼愚昧,並不是源自於你本身,是源自於我對你有……那種情感的事實導致我像白痴一樣。所以現在心急如焚,想把整座森林燒了,只要能找到你,什麼都好。

「美--咲--別玩了!快點出……噗。」

自右方飛來的雪球直直砸在臉上,綻成雪花。咯咯笑聲自一邊傳來,伏見眼角餘光瞄到一撮露陷的橙紅色髮梢,順便捕獲滴溜溜的眼睛--屬於技術不精卻愛玩捉迷藏的小孩。

心中大石落下,另一種情緒被引燃。貪玩的不曉得對方有多麼小心眼,更不曉得對方正盤算如何佔自己便宜,於是掉入陷阱,朝他再丟一顆雪球。在火精靈單純的世界觀裡,他的兵法書只寫著如何以暴治暴,對於攻心算計等隻字未提。因此當他察覺伏見被自己打趴在地,幾乎一臉驚惶衝上前:「猿比古?!你還好嗎?!」

單純的精靈拍拍伏見的臉,見對方沒有回應連忙將耳朵附上胸口。雖然聽得見心跳聲,但伏見沒有轉醒這點太詭異,但又不知道對方出了什麼問題,只能苦著臉不知如何是好:「怎、怎麼辦?我把猿比古打暈了……」

閉上眼睛想像對方著急的模樣,克制自己上揚的嘴角,專業演員依舊動也不動。太好騙了。這隻精靈純潔得如一張白紙,任由他恣意揮灑,哪怕全塗上藍色或是整張浸入蜂蜜糖漿。他聽見八田和雪狼對話,接著自己左臉被粗魯地舔了一口。他前一個想法是咒罵舌頭的主人,不久後卻自主收回。因為他沒想到他的白紙還能摺成其它造型:「你、你是要我和童話故事裡一樣嗎?可是我不是王子……雖然猿比古有點像王子但他不是公主……」

無論雪狼多麼驚恐的搖頭或扯八田的衣角,也都被他解釋為「千萬不要放棄」或是「再不行動就來不及了」而非「不要上這傢伙的當」。最後,攔截失敗的結果是眼睜睜看著八田兢兢業業如霆如雷對著伏見的唇誠摯一吻。

吻很輕很柔,如小葉輕拂綠潭,如清晨雨露滋養,如蜜糖沾染指尖,而比任何聖壇的允諾或祝禱還要神聖與無瑕。耽溺幸福的感覺太陌生,伏見選擇在沉淪的最後一刻睜開眼睛。吻持續著,閉上眼睛的卻換成對方,更糟的是停止呼吸,看上去快撐不住了。他趕緊捧著通紅的小臉:「喂,吸氣。」

他以為自己下的指令再簡單不過,對方卻擅自加上鼻涕眼淚等元素導致流程並不順利,差點喘不過氣:「嗚你、你醒啦?!這方法真的有用啊?!嗚……混蛋……」
「嗯,做得不錯。」輕拍八田的背幫對方順氣,藏不住的笑意流洩而出。
「什麼叫做得不錯?!我快嚇死了你知不知道?!」氣哼哼地瞪著伏見,八田抹了抹哭得慘兮兮的臉:「萬一你怎麼了我要怎麼辦啊……要不是牠要我對、對你那個……」
「童貞。」
「喂!我救了你欸!而且我怎麼可能和誰、親……親什麼的!」
「兇手和救人的都是你所以別得意。還有,你親太久了。」其實基本上只是嘴唇貼嘴唇而已。
「再嫌棄我揍你啊!」握著先前做好的雪球,出手的卻是力道不重的拳頭,看上去是把雪球當成奪命兵器不敢貿然行動……真是……笨的可愛。
「走了。」剩雪抖落一身,伏見對還在發呆的八田揮揮手,不再無謂爭執。後者趕緊接著腳步跟上,眼睛被遍地雪光螫了一下,連忙用袖口遮擋視線:「去哪裡啊?」
「覓食。」遞上不曉得從哪裡變出的釣具和溜冰鞋,八田開始懷疑伏見是否和漫畫裡的機器貓一樣擁有百寶袋,並偷偷盤算著哪次來翻翻他的衣櫥。

註:娃娃原形請參考官方出的伏見呆娃(心)

試閱FIN.

哼我才不會說我把猿美共浴洗白白的部份藏在下一章裡呢)討打#
之後各種閃光腦洞詳細見本子實體啦(艸)

2014-07-10 : ✿【猿美】短篇 : 留言 : 0 : 引用 : 0
Pagetop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Pagetop
« next  主頁  prev »

ABOUT

朝雲

Author:朝雲
關鍵字:猿美/鐵蕾/大叔控
Link自由交換歡迎
更文速率大概是週更
( ´∀`)σ
癿/正常向皆可/百合向少吃
目前猿美(伏八)一直線
二次元>>K(猿美/伏八)/鬼燈(白澤)/妖尾(鐵蕾)/家教(恭彌)/王樣老師(桶川老大)/HTF(軍刺/黃粉)/惡魔奶爸(東條)/V家(GUMI)
三次元>>醫龍(朝院/小池徹平)/福爾摩斯(電影/BBC)/The mentalist(Cho)/神探伽利略(福山雅治)
搭訕專線
plurk:wl00456882

PLURK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