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蕾/伽蕾】戀人的日常(慎)

我說:爆字數了(這種事情不要放在第一行#)

蕾比坐在吧台前,瀏覽著不曉得翻了多少次的資料,直到再三確認日期之後才放下紙張,將視線移向好友的新作,準備進行校稿的工作--雖然心不在焉就是了。

「蕾比今天也很有耐心喲,一樣在等伽吉魯呢。明天他就要回來了,蕾比不用繼續這麼辛苦等他了。」
「啊、米拉小姐......不是的,才、才沒有在等他呢。」

蕾比紅著臉,將頭埋在文章堆中。米拉笑了笑,湊近蕾比的耳畔:「都經過好幾個禮拜了,想必伽吉魯的房子積滿了灰塵。蕾比要不要去幫他整理一下呢?給伽吉魯一個驚喜。」
「不用啦!而且為什麼是我來呢?更何況我也沒有伽吉魯家裡的鑰匙啊!哈哈哈......米拉小姐真愛開玩笑。」
「鑰匙的事情不用擔心,我這裡有大家家裡的備份鑰匙,當然也有伽吉魯的。」

米拉拉開抽屜,拿了一張報表,在上面搜尋了一下,找到伽吉魯的名字,查明編號後從小櫃子拿出一串鑰匙,遞給蕾比,後者卻遲遲沒有要接過的意思:「這樣很奇怪啊,米拉小姐......我想我還是不用、呃......」
「蕾比在害羞什麼呢?明明都和伽吉魯成為戀人了,還這麼不積極。」

將鑰匙硬塞給蕾比,米拉看上去不是很高興:「戀人啊,互相幫忙是很正常的事情喔。蕾比想想看,如果妳貼心的替他整理房子,這舉動不但會讓你們兩個感情加溫,甚至能維持長長久久哦!」

「可是......我從來沒去過伽吉魯的家、我們都只有在外面碰面......這樣沒經過他同意......」
「小蕾妳的擔心是多餘的,連納茲、哈比都隨便闖進我家,妳和伽吉魯就更不用說了,這樣的關係很正常,反而是那兩個傢伙闖進我家才奇怪。」

露西不曉得什麼時候待在一旁,拍拍蕾比的肩膀,順便瞪著一旁正在娛樂大夥兒的一人一貓,無奈的嘆口氣。

「納茲?露西妳和他......」
「米拉小姐妳可別亂說,不是妳想的那樣。小心要是被溫蒂聽到,她會很難過的。」
「唔,真是不好意思。」

米拉趕緊摀著嘴,確認溫蒂不在附近才放下心來。而蕾比聽完露西的話,依舊紅著臉,支支吾吾:「就算小露這麼說......我也、呃......我、我......去伽吉魯家......」

「小蕾!我也覺得米拉小姐的建議很不錯,像伽吉魯那種人是不會介意的。你們兩個要是再沒有更進一步的互動,小心這段感情無疾而終哦。」

小心無疾而終哦。

好一個中肯的話。
伽吉魯那樣遲鈍的人已經不用說了,所謂的約會竟然是訓練,完全不像是一般戀人會做的事。更別說蕾比,竟然對這奇怪的約會沒有任何反駁意見,還樂在其中......

是說你們啊,連手都還沒牽過呢。

「無疾而終?!小露妳別嚇我......我覺得不會到這種地步啦......」
「唉唷!聽我的準沒錯,小蕾妳快去!」
「我覺得露西說得很有道理呢!說不定會分手喲。」
「怎、怎麼連米拉小姐也這樣說......」

蕾比緊張的撥弄手指,一點想法也沒有。她是喜歡伽吉魯,也願意替他付出,但她擔憂自己會做些太超過的事,所以才遲遲不敢行動。

深怕跨越那距離,就會打破什麼般──

看著蕾比躊躇不定的模樣,露西終於忍不住推了她一把:「快去吧!」
「嗯......謝謝……我會試試看的……」既然米拉小姐和小露都這麼建議了,還是去吧。

於是蕾比拿著鑰匙,戰戰兢兢的往伽吉魯家走去。她離開之後,米拉為朵萊爾和傑德兩人調了失戀酒,微笑著鼓勵兩人再接再厲。



「到了......原來伽吉魯的家長這樣,比女生宿舍還大呢......」

蕾比打量著眼前的房子,其實只要仔細想一想,也不需要感到意外,畢竟伽吉魯承接的任務報酬不少,自然而然可以住大房子......

「不曉得裡面是什麼樣子......咳、咳......天啊!」

轉開鑰匙,蕾比卻被撲鼻而來的灰塵給嗆著了。明明外觀那麼漂亮的房子,為什麼裡面和鬼屋一樣恐怖......不,簡直是回收場。蕾比開始懷疑這真的是人能住的地方嗎?

「小露和米拉小姐的建議真的沒錯......這房子是該清理了。」

蕾比自言自語,心想整個下午她有得忙了。捲起袖子,蕾比重新綁了一頭馬尾,首先從臥室下手,開始換積灰以久的床單。

除了床單以外,她也打掃了書架,整理了一些雜誌和報紙,並且很意外的發現一本從很久以前就想要的書。蕾比感到疑惑,明明男人一點也不喜歡看書的,會從架上找到這本歷史書,實在很違和。

蕾比將書放在整理好的桌子上,打算清理完其他地方之後再慢慢閱讀。所以她結合文字魔法,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客廳、廚房和浴室,在洗衣服的空檔偷閒,拿起剛剛找到的好書,津津有味的品嚐著。

然而因為太過勞累的關係,蕾比沒翻幾頁之後便趴在桌上睡著了,連洗衣機的聲音都沒聽到。不知不覺時間過得很快,等她醒來已經是傍晚的事了。

「糟糕,都這麼晚了......」

夕陽餘暉刺激著少女的知覺,蕾比揉揉眼睛,看了看牆上的掛鐘,驚覺自己睡了太久。她緩緩起身,打算晒完衣服之後離開,卻聽到門把被轉動的聲音。
這個時候,會是誰來?

「......蕾比?」
「伽、伽吉魯?!」蕾比驚訝的張大雙眼,伽吉魯不是明天才會回來嗎?怎麼提早了?
「妳怎麼會在我家?」
「你才是呢!不是明天才回來嗎?提早回來也不會通知我一聲。」
「我有啊,任務提早結束所以先回來了,打妳手機自己沒接的。」
「咦?」

蕾比拿出魔法手機,發現有兩通未接來電,都是在自己睡著的時候打的。她吐吐舌頭,和男人解釋自己睡太熟了才沒注意到,後者也原諒蕾比,還原最原始的問題:「啊,妳還沒回答我,怎麼會跑來我家?」
「呃、因為......」

蕾比頓了頓,再看看伽吉魯,小聲的開口:「因為米拉小姐給了我鑰匙......說戀、戀人應該要互相幫助,所以我就來幫你整理房子......想說明天看到你會嚇一跳,只是你...提早回來、所以......」

後面的話因為聲音太小已經無法辨別,伽吉魯看著蕾比紅著臉的模樣,嘴角上揚拍拍她的頭:「妳這小傢伙開始會替人著想了,哈。」

「那個、擅自闖進來......下次不會了......」
「啊?這個嘛,下次當然不用闖進來。」

伽吉魯在鞋櫃上翻找了一會兒,找到第二副鑰匙,丟給蕾比:「以後就不用從米拉那裏拿備份,這把給妳。」
「咦?」

蕾比接住鑰匙,不明白伽吉魯的意思,露出疑惑的表情。男人嘆了口氣,摸摸她的頭:「以後本大爺的家就是妳的家,要來要走都可以,鑰匙給妳,這樣本大爺之後就不用擔心整理的問題了。」
「伽吉魯......謝謝。」

蕾比露出甜甜的微笑,足以把他的心融化。男人對於溫柔的道謝沒什麼抵抗力,於是撇頭,將一袋食材拿到蕾比面前:「別、別謝了,要謝就煮些東西給我吃,這是力利交代我買的......他還有事沒處理,所以就沒和我一起回來。」
「今天不吃鐵嗎?」
「本大爺今天想吃妳煮的菜!怎、怎樣,有意見啊!」

伽吉魯看上有些不知所措,為了掩飾尷尬的情緒所以拉大嗓門。蕾比笑了笑,拎著菜往廚房走去:「那我看看可以煮些什麼,伽吉魯你等一下哦。」
「隨便妳。」

伽吉魯走進臥室,從衣櫃拿了換洗衣物,先去洗澡了。而蕾比煎了一盤魚和蛋包飯,找到快速料理包,簡單煮了玉米濃湯。她也很貼心的用陶瓷餐具,就怕伽吉魯會把鐵湯匙拿來吃。

「伽吉魯,晚餐準備好了......哇啊!穿、穿上衣服啦!」
「很熱啊......只不過打赤膊,妳別這麼害羞行不行?」

剛洗完澡的伽吉魯只套了家居褲,裸著上身,毫不忌諱坐在桌前大啖晚餐。蕾比遮著眼睛,臉紅通通的,急急忙忙準備離開:「既、既然房子整理好了,飯也幫你煮了,那我要回去了......」

「不准。」
「掰掰......咦?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沒看到外面這麼暗了嗎!?存心是要本大爺擔心嗎?今天妳就待在這裡,不准亂跑。」
「可、可是......」
「駁回任何反對的藉口。」
「可是、可是......我沒有帶換洗的衣服啦!」

蕾比紅著臉,伽吉魯則是被噎著了,狂咳了一陣子。前者轉過身,嘴巴嘟得高高的,內心抱怨伽吉魯的遲鈍。她雖然想請伽吉魯送自己回家,但他剛出完任務一定累壞了,實在不想讓他跑這一趟......但要是自己回去,又要被碎碎念......

如果可以的話,她當然也想和伽吉魯多待久一點......只是一下子跨出這麼一大步,劇情發展的太快會讓人措手不及......

「唔!看不見了!」
「那件妳拿去穿。」

伽吉魯從衣櫃拿出一件最小的白襯衫,因為其他的衣服不是太大就是無袖,加上另一堆被蕾比拿去洗也不能穿,他只好自己已經穿不下的襯衫給她。

看到蕾比還楞在原地,伽吉魯有些不高興:「不想待在這的話我等一下送妳回家啦。」

「不要!伽吉魯你這樣太累了......我還是今晚待在這好了。」
「那還不趕快先來吃飯!」
「不用、沒關係......我不餓......」
「怎麼可能不餓?妳剛剛都累得睡著了。還有,要是妳不吃的話,會長不高。」
「我已經過了成長期了啦!」
「囉嗦!本大爺要妳吃就吃!小小一隻看起來就營養不良!多吃一點!」

男人邊嘮叨邊舀了一大碗湯給蕾比,並且將一半的炒飯和剩下的魚分給蕾比。
這時候拒絕也沒用,蕾比慢慢吃完飯,收拾完碗盤後就到浴室洗澡了。

而伽吉魯窩在電視機前面,從儲藏室找到備用的「零食」,大口大口嚼著鐵。正當他發現他對百般無聊的電視節目一點也不感興趣,想要關掉電視時,蕾比悄悄的從浴室走了出來:「欸、伽吉魯......」

「做什......噗唔!!!」

嘴裡的鐵被吐了出來,伽吉魯現在開始後悔,早知道他就直接送蕾比回家......這件襯衫太透明了!而且太短了......大腿都露出來,還有肩膀的部份也不夠寬,他是不是應該叫蕾比改換包巾還更好一點?

「所、所以說想自己回去的......」
「還、還不趕快去吹頭髮!」
「想問你把吹風機收到哪裡去了......我找不到。」
「洗手臺右上方第二個玻璃櫃。」
「喔......」

等蕾比回浴室後,伽吉魯好希望自己會傳送魔法,就不用忍受這種「煎熬」了。他絕對是太累才會想出這餿主意,小ㄚ頭要回去就讓她回去......不過追根究柢還是自己的錯,早知道不要提前回來......可惡。

啃完最後一塊鐵,男人走到臥室拿了一個枕頭,敲了敲浴室的門:「這間房間留給妳,我去睡客房。」

「等一下!」

蕾比關掉吹風機,緩緩打開浴室的門,用楚楚可憐的眼神盯著伽吉魯:「我......我怕黑......」
「我只不過在隔壁,有什麼好怕的......」
「拜託......我、我真的很怕黑......」
「我走廊的燈開著,門也不會關,發生什麼事只要大叫我就知道了。」
「......一定喔。」
「我這麼強,要是有什麼怪物一定打跑,OK?」
「......不准睡死喔。」
「我又不是妳,好了,吹完頭髮快去睡,晚安。」

蕾比依依不捨的看著伽吉魯離開房間,整理完吹風機,心不甘情不願的躲進被窩裡。如果是在女生宿舍,她房裡有小夜燈,就不會這麼暗了......

越是醒著越是感到恐懼,蕾比趕緊闔上眼睛,進入夢鄉。

至於隔壁的伽吉魯,並沒有感到幾分睡意,或許是因為答應蕾比會保護他,下意識才醒著。等到十二點多的時候,他打了大哈欠,原本心想蕾比已經睡著自己也可以睡了,卻沒料到他剛閉上眼睛,隔壁傳來蕾比的尖叫聲。

一聽到叫聲,他簡直是用跳的起來,衝進主臥室,順手按了牆上的開關:「蕾比!」

房間的燈亮了起來,看見蕾比還好好待在床上,伽吉魯鬆了一口氣。他走上前,坐在蕾比旁邊,原本還想責備她沒事為什麼要亂叫,卻發現她已經哭成淚人兒。

「喂、哭什麼......喂......」
「嗚......伽吉魯......」

像個孩子一樣,蕾比緊緊抱著男人,身體顫抖,依舊不斷哭泣。突如其來的動作讓伽吉魯來不及反應,好一會兒才回擁著蕾比,輕輕的撫摸她的頭。

「呃......怎、怎麼了?」
「嗚...好......嗚......好可怕......」
「什麼很可怕?」男人看了一下四周,什麼東西都沒有。

蕾比搖搖頭,小聲的嗚咽著:「作......嗚......作了惡夢......」
「惡夢?」
「小時候......只要待在黑暗的地方......晚上睡覺......嗚......就會作惡夢......」

還沒從驚嚇裡回過神來,蕾比連講話都有一些顫音,縮在伽吉魯的懷抱。聽完這番話,男人心裡湧上一陣愧咎感,原本只是出於好意,不想讓蕾比認為自己想佔她便宜,所以才分房睡,卻沒想到小傢伙會作惡夢。

「抱歉......我沒想到會這樣......」
「伽吉魯......我很沒用吧......明明都長這麼大了,還會作惡夢......」
「我的錯,抱歉。」

伽吉魯用手拭去蕾比的淚水,輕柔的親吻她的淚痕。說真的,看到蕾比哭泣的樣子,他感覺自己的氧氣被抽光,心疼的快死了。

「嗚......」
「我應該待在這裡的,是本大爺不好......」

他難得會說出如此溫柔的話語,以及做出溫柔的舉動。

「伽吉魯......」

小小的身體瑟縮在溫暖的懷抱,蕾比止不住淚水,唯一的依靠指剩下男人的擁抱。伽吉魯呢喃著抱歉,接著親吻了蕾比的唇,後者下意識的回應,時間彷彿靜止,兩人在月光下纏綿了好久好久。

吻真是最天然的催化劑,也是最好的特效藥,伽吉魯轉換姿勢,將蕾比壓在身下,手不自覺置於她的腰間,形成一個極曖昧的姿勢。伽吉魯意識到這情況有些不妙,於是結束了親吻,右手支起身子,看上去有些尷尬。而蕾比睜開雙眼,雙瞳還殘留著淚光,用朦朧的眼色凝視著男人。

「......?」
「......」

伽吉魯起身,避開蕾比的視線。即使那是如此溫柔,他還是覺得全身灼熱的在發燙。面對伽吉魯的反應,蕾比難過的斂下眼睫,彷彿回到以前的自己:「對不起......我的弱小,又被伽吉魯討厭了。」

「伽、伽吉魯可以回去,我自己可以的,我不會再......」
「笨蛋啊。」

伽吉魯彎下身,將蕾比抱住,一個轉身,以自己的身體作為床墊。而蕾比埋在他的胸膛,錯愕的睜大眼睛。

「那個、伽吉魯不需要勉強自己......出任務很累了,應該早睡......」
「現在想睡也睡不著了,不曉得是誰把本大爺吵醒的。」
「所以說對不起......」
「對不起應該也沒用,我想我們今晚都別想睡了。」
「咦......?唔!」

男人順勢吻上,封住柔軟的唇。而夜晚最能使人勇敢,蕾比笨拙的回應這個吻,稍稍張開嘴,讓美好更深入,刺激了感官。伽吉魯輕輕撫摸蕾比的臉,緋紅的臉頰,和微微的喘息,對正常男人來說,無不是極大的誘惑。

「哈啊......哈......」

找到了空間休息,蕾比閉上眼睛,被這麼一吻,都快喘不過氣來了。等她回過神來,才發現原來兩人的距離這麼近......明明連手都還沒牽過,現在這麼近距離接觸......就像相戀以久的戀人一樣。

咦?
什麼時候,她對他們兩個的關係感到質疑?

「蕾比?蕾比!」
「伽、伽吉魯......抱歉......」
「不舒服嗎?還是......很討厭?」
「為什麼這麼問?」
「還問為什麼?妳哭了啊。」

不自覺流下的淚水滴在男人的胸膛,伽吉魯蹙眉,用手拭去蕾比臉上的淚珠。蕾比驚覺自己失態,連忙擦乾眼淚,卻湧上一陣心酸,反而淚流不止:「對不起......一想到和伽吉魯的互動少之又少,剛剛竟然還覺得陌生......我竟然、有這想法......真是......」

「......」

伽吉魯沒有回話,只是吻去蕾比的淚水,順著淚痕,親吻她的下巴,然後在鎖骨烙下痕跡。蕾比抱緊了伽吉魯,不自覺閉上雙眼。
很幸福、很幸福。

直到蕾比止住哭泣,伽吉魯才停止行動,試探性的問道:「......討厭?」
蕾比搖了搖頭,神情有些緊張:「不會、不會的!」
「這種事情別開玩笑,一旦繼續下去,就算妳哭我也不會停下來的。」

男人撇頭,語氣雖然嚴肅,但看上去有些彆扭。蕾比抱住他,露出微笑:「嗯,不討厭。」

甜甜的笑容,伽吉魯看的出她真的笑得很幸福。

於是伽吉魯鼓足勇氣,輕輕的打開蕾比襯衫的扭扣,才發現原來蕾比裡面除了內衣之外下半身並沒有遮蔽。

「蕾、蕾比妳......」
「因為、因為沒有乾淨的......伽吉魯不要一直看啊......」

蕾比紅著臉,感覺難堪極了。而男人同樣紅著臉,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十分不妥,沉默著再度吻上蕾比,解開胸前的束縛,輕柔的撫弄。胸前的敏感被挑逗得令她招架不住,不自覺發出甜膩的呻吟。

「哈啊......」

聽到自己發出的聲音,蕾比用手遮住自己的嘴巴,不想讓羞恥的聲音洩漏出來。然而伽吉魯挪開蕾比的手,另一手遊移到她的腰際:「別遮,很好聽。」

「笨蛋伽吉魯......好聽什麼的......哈啊、嗯哈......」

緩緩將手移到雪白的臀部,試探性進入早已濕潤的花蕊,蕾比倒抽一口氣,一股奇妙的感覺從心中湧上,忽然讓她覺得頭昏腦脹。果然戀愛啊,會遲鈍人的思緒呢。

「慢、慢點......」
「蕾比……」

少女趴在床上,任憑男人在他身上留下印記。像是對待珍貴的寶物般,伽吉魯的手小心翼翼順著完美的腰線滑過,令蕾比全身打顫。

對於人兒可愛的反應伽吉魯感到非常滿意,揚起難得的笑容,他將試探的手增加到三指,還未深入蕾比就難受的哭了起來。

「哈、哈啊……痛……」
「不先這麼做的話,等一下會更痛的。」

伽吉魯很明顯動搖了,差點連話都說不好。為了移開蕾比的注意力,他輕柔囓咬著少女水珠般的耳垂,而他似乎踩到地雷,那裏很明顯是蕾比的敏感點。

緊縮了身子,蕾比的臉早就紅透了,低頭顫抖著。她從來沒和別人如此親密過,
一想到各種羞恥的行為都被看光,只想找個洞鑽進去。

尤其是被伽吉魯看到她現在的樣子。

「放輕鬆。」
「哈、怎……怎麼可能放輕鬆嘛……」
「很可愛。」
「伽、伽吉魯……」

蕾比回過頭,發現自己即使低下頭也逃不過伽吉魯的視線。男人惡質的笑著,緩緩抽出後方的手指,抱住蕾比:「本大爺不說謊的。」

「笨蛋啦……」

作為反擊,蕾比主動貼上伽吉魯的唇。品嚐著蜜糖味的纏綿,伽吉魯另一手摸出櫃子裡的保險套,食指化成鐵,輕而易舉拆開包裝。

等蕾比回過神來兩人的姿勢又成為男人在上她在下,喘息之餘,蕾比眼角餘光瞥到伽吉魯手上的東西,不禁又加深了臉上的紅。

「唔、伽吉魯手上……」
「別看啊!又不是什麼好看的東西!」

伽吉魯朦住蕾比的眼睛,臉上也染上微微的紅。而蕾比幾乎是僵直狀態,雖然早料到事態會發展成這樣,但實際遇上、她還是……

男人發覺蕾比的尷尬,鬆開手,將臉湊上前,慎重凝視著蕾比。後者被突然的舉動嚇得說不出話,只是睜大眼睛回看著他。

他們沉默了半晌,四周只剩下彼此的呼吸聲,和心跳聲。
從一開始的倉促趨向緩和。
然後同步。

凝視著男人深邃的紅色眼眸,映倒著自己的模樣。
凝視著少女動人的琥珀色眼眸,映倒著自己的模樣。

他的世界裡只有我
她的世界裡只有我。

唯一的彼此。

「要開始了,妳負荷的了嗎?」
「伽吉魯要輕一點噢。」

以吻應允,伽吉魯將自己深深進入蕾比的體內。陌生的感覺讓蕾比吃疼的尖叫,眼眶泛著淚光,撒嬌似的雙手環繞男人的頸子。

「實際體驗起來真的……好痛……」
「習慣之後我再動,嗯?」
「嗯……哈啊、唔……」

只是稍稍挺進,蕾比就已經這麼敏感了,要是到後面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實在很擔心她會承受不住……嘖、如果自己能控制得住就好了。

等到蕾比的呼吸稍微緩和下來,男人才開始微微的抽動。然而小小的舉動就能使蕾比暈頭轉向,更別提更近一步的親密,蕾比的手不受控制,在男人背上留下一道道爪痕。

「唔哈……哈啊、嗯哈……」
「叫本大爺的名字。」
「伽、伽吉魯……呼啊……」
「乖孩子。」

伽吉魯露出笑容,吻了蕾比。激烈的碰撞下蕾比只感受到快感和疼痛交加的感受,以及男人的聲音。

眼前一片空白,所有東西都消失了。

「嗚……痛……嗯啊……伽吉魯……」
「蕾比……」

一邊安撫淚人兒,伽吉魯一邊加快速度,放慢速度只會讓疼痛感遽升。他不得不承認蕾比的眼淚讓自己的心糾結不已,快要無法呼吸。

自己的身體可是鐵做的,雖然背上被抓出怵目驚心的爪痕,但他可是感覺不到一點痛。

小ㄚ頭可別受傷了才好。

就在又愛又怕受傷的情況下,伽吉魯還是用行動好好疼愛了蕾比一番。理智與情慾的拉扯之間保持微妙的距離,想愛,又不敢愛;想行動,又不敢行動;決定放手一搏,卻在適當時機收手。

啊啊、愛好矛盾。
和另一半分享愛情、品嚐愛情,是多麼令人臉紅心跳的事。

「哈啊、伽……伽吉魯……慢點、嗯哈……」
「蕾比……」

加快的速度,伽吉魯抱緊了蕾比。異物持續的抽插真是讓蕾比欲仙欲死,她會不會就這樣幸福的死去?死在男人的懷抱中。

最後兩人一起到達顛峰。蕾比眼前只剩下一片白光,接著就無意識的昏厥過去。

唯一的體會是身體感覺輕飄飄的。
好溫暖。

「啊、蕾比……昏過去了。」

伽吉魯摸摸蕾比的臉頰,抹去她臉上的淚珠,小心翼翼的退出,替蕾比蓋上被子。

唔啊……他可沒想到自己會做的這麼過火。

看著蕾比身上的印記,他才驚覺自己剛剛做出了和禽獸沒什麼兩樣的事……平常自己可是很冷靜的,但一遇到小ㄚ頭就不同了。

彆扭的紅了面頰,男人曲肱撐著臉,看著蕾比的睡顏,露出淺淺的微笑:「晚安。」

隔日,蕾比比伽吉魯還早起來。揉了揉眼睛,看到眼前是放大好幾倍男人的臉龐,她不知所措立馬抬起頭來。

「好、好痛!」
「噗哦!」

一不小心撞到伽吉魯的頭,男人被突如其來的一撞吵醒,雖然不痛,但想必蕾比一定痛的要命……有時候鐵做的身體也是很麻煩的。

他揉揉蕾比的額頭,湊上前:「喂,妳沒事吧?」
「嗯……還可以……呃、伽、伽吉魯……我們是不是靠太近了……」

蕾比臉一紅,眼神飄移,尷尬的不曉得該往哪裡放。如果他會撞到伽吉魯,就表示他們剛剛……啊,被伽吉魯抱著睡嗎……

「討厭的話我離開。」
「對、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因為靠太近所以有些被嚇到……伽吉魯……不要生氣好不好?」
「本大爺看起來像是在生氣嗎?」

呃啊,絕對是在生氣。

男人回到床頭邊,轉過身,刻意和蕾比保持距離。少女難過的低下頭,看著伽吉魯的側臉,猶豫了會兒,但還是主動上前,抱著他的手臂。

「做、做什麼?」
「伽吉魯不要生氣啊……我不是故意的。」
「我、唔呃……」

伽吉魯盯著蕾比,敵不過少女淚汪汪的眼睛,嘆了口氣,將她攬進自己臂彎:「本大爺就不和你計較了!」

露出微笑,蕾比幸福的靠在伽吉魯身旁。男人笨拙的撫摸她的頭,低聲道:「會痛嗎?因為昨、昨天的事。」

「啊……」

兩人都顯得有些尷尬,一人習慣性的撇頭,另一人則是開始臉紅起來。沉默了好久,後者才勉強斷斷續續的回答:「雖……腰雖然有一些難過,但、但……」

最後幾個字變得好小聲,蕾比似乎用掉一日份的勇氣才說出來:「但是……很舒服哦……」

伽吉魯轉過頭來,看著蕾比不知所措的表情,微笑著捏捏她的臉頰:「沒想到小ㄚ頭彆扭起來意外的可愛。」

「別說了……很丟臉……」
「就兩個人還丟臉什麼。」

吻了蕾比的額頭,將少女整個人抱起來,後者再度不知所措起來:「伽、伽吉魯?」
「妳一定走不動的啊……去浴室。」
「謝謝……」

在一陣煎熬之後,兩人總算是順順利利解決洗澡這一件麻煩事。男人替自己和蕾比吹完頭後,抱著她到客廳。蕾比猛然想起昨天在看的書,好奇的拉拉伽吉魯的領子:「那個,伽吉魯……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就是那本書……」

蕾比指著桌上的書,疑惑的看著伽吉魯。男人似乎有些困窘,吞吞吐吐的回答:「那個?在地上撿到的……所以就順手撿回來了。妳、妳要的話就拿去吧,反正我也用不著。」

「是嗎……謝謝你。」
「小事一樁。」

好心將書遞給蕾比,伽吉魯打開電視機,順便撥了通電話叫外送。而蕾比看著最後一頁夾著的發票,露出甜甜的笑容。

FIN.

其實是從無名抓來的舊文(欸)
剛剛複製的時候驚嚇了一下字數也太多XDDDD


2012-04-01 : ✿【鐵蕾/伽蕾】短篇 : 留言 : 0 : 引用 : 0
Pagetop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Pagetop
« next  主頁

ABOUT

朝雲

Author:朝雲
關鍵字:猿美/鐵蕾/大叔控
Link自由交換歡迎
更文速率大概是週更
( ´∀`)σ
癿/正常向皆可/百合向少吃
目前猿美(伏八)一直線
二次元>>K(猿美/伏八)/鬼燈(白澤)/妖尾(鐵蕾)/家教(恭彌)/王樣老師(桶川老大)/HTF(軍刺/黃粉)/惡魔奶爸(東條)/V家(GUMI)
三次元>>醫龍(朝院/小池徹平)/福爾摩斯(電影/BBC)/The mentalist(Cho)/神探伽利略(福山雅治)
搭訕專線
plurk:wl00456882

PLURK

COUNTER